述說聖經的故事

豈只是博物館

1569 Biblia del Oso

1569年出版的熊的聖經 —— 首部由原文譯成西班牙文的聖經。照片來源:嗎哪博物館

眾所周知,現時在美洲和西方世界的許多地方,聖經知識正在減退。聖經嗎哪博物館 Maná Museum of the Bible, 作為位於墨西哥城的聯會機構,期望鼓勵人認識聖經及其起源,培養人閱讀聖經以至翻譯它的渴求。 

一個博物館竟然是威克理夫國際聯會的機構之一,或會令人驚訝,為此,聖經嗎哪博物館(Maná Museum of the Bible)的領袖分享說,博物館的熱忱是啟發人探索聖經、聖經歷史和聖經神學。透過課程、會議、展覽及資源圖書館,聖經嗎哪博物館擔當著學術探索、自我發現和手工藝與文獻藏館中心的角色。

威克理夫國際聯會美洲區總幹事卡德納斯(David Cárdenas)說:「嗎哪博物館絕對不只是一所博物館。這事工以其獨有方式,透過其恩賜和經驗,祝福美洲區所有參與聖經翻譯運動的人。作為聯會培訓參與溪流的一分子,嗎哪博物館的工作人員透過神的形象和語言(The Image of God and Languages)課程,合作提升其他訓練中心的效能。

博物館也為聯會及伙伴機構的多項活動提供資源,例如2019年與智利聖經公會合作,為本地聖經譯本展覽提供補充資源。 

博物館創辦人戈梅斯博士。 照片來源:嗎哪博物館

夢想實現

博物館創辦人戈梅斯博士(Dr Cristian Gómez)成長於1970年代的墨西哥城,從首都許多的博物館,他很容易就可以接觸到豐富的文化典藏。身為篤信基督的學生,他發現那裏缺少了一所展出某本書的歷史的博物館,而此書就是世界文化遺產寶庫 —— 聖經。 

戈梅斯開始收集聖經,數目從起初的四本增至一百本。他為創立博物館而接觸一些教會和團體,卻無人問津,他又開始在文化場地,如學術圖書館,甚至地鐵站舉辦展覽。後來他成為一名教授、牧者和神學家,其學術生涯從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National Autonomous University of Mexico, UNAM)延伸至其他學院。

墨西哥的查蒂諾語新約聖經。 照片來源:嗎哪博物館

到2000年,縱使資源有限,戈梅斯仍踏上信心的一步,在墨西哥城建立了嗎哪博物館。這是美洲首間聖經博物館(美國的聖經博物館於2017年開幕)。博物館的藏品包括三千部整部的聖經、新約聖經及部分聖經書卷,涵蓋四百種語言,當中包含許多墨西哥原住民語言。

博物館又設有偌大的圖書館,收藏了六千本神學和聖經歷史的書籍。為了推廣關於這本「最多人閱讀和翻譯的文本」的教育工作,戈梅斯已花上三十五年收集古代文獻抄本。

來自博物館的西奈抄本摹本。 照片來源:嗎哪博物館

以下是博物館的部分藏品:

  • 第四世紀的西乃抄本(Codex Sinaiticus),和聖路易聖經抄本的摹本,後者以其精美的手繪插圖而聞名。
  • 1836年在美洲印製的首部西班牙語聖經:拉丁語・西班牙文斯語雙語聖經,共二十五卷,附地圖集。
  • 馬丁路德的德語譯本聖經摹本,以及威克理夫與丁道爾的英文譯本聖經摹本。

戈梅斯表示,他們的異象是「⋯⋯預備門徒,在往後世代繼續服侍所有基督徒群體,和喚起社會上每個階層的興趣,來認識和重視這本書中之書⋯⋯」

在禁書上展現的光芒 

這異象講求「力爭上游」的決心,以對抗墨西哥文化中存在已久的洪流。翻譯聖經 —— 以至用拉丁文以外的語言閱讀它 —— 在墨西哥已被禁止三百多年。1500年代,來自西班牙的羅馬天主教傳教士率先以多種原住民的語言,翻譯教理問答和部分聖經書卷。然而,在1545年的天特會議(Council of Trent)後,教會領袖為了防止異端散播,頒令拉丁語武加大譯本(Latin Vulgate)為唯一可信的聖經來源,禁止人在未得教會批准下,將神的話語翻譯成其他本土語言,又下令銷毀已有的譯本。 

1831年的納瓦特爾語路加福音。 照片來源:嗎哪博物館

這情況持續至1827年,當時英國及海外聖經公會把西班牙語聖經送到墨西哥。儘管如此,首批容許入境的是一套十卷既笨重又昂貴的版本,當中包含次經及教會批准的大批注釋書。及至19世紀,在改革者的鼓勵下,將聖經翻譯成原住民語言的工作才重新開始。(嗎哪博物館藏有其中一部極少數的現行譯本,就是1831年的納瓦特爾語[Nahuatl]路加福音譯本。)

然而,即使19世紀中期法例限制教會權力,並宣告宗教自由,這些新設的自由未有在國內激起聖經閱讀的革命。博物館館長赫南德斯(Areli Hernández)指出,時至今日,許多墨西哥人早已習慣依賴教會教導的簡單教義 —— 即使他們家中有聖經。

2003年在波哥大舉行的全球人員對談會上,嗎哪博物館館長嚇南德斯與叢林輔助服務中心(JAARS)的奧太維安諾(Steve Ottaviano)交談。攝影:Jim Killam

她說:「(博物館)創辦人所關注的是為墨西哥社會提供一個空間讓人前來認識聖經、它如何成書、為何有那麼多譯本,以及(聖經)正典翻譯的歷史。」

邀請作個人探索

博物館歡迎任何信仰和宗派傾向的人前來,就這部最受喜愛和「斥責」的書本,第一身地探索證據和歷史文獻。赫南德斯表示,參觀者問的問題包括:哪本是第一本聖經?為何這裏的聖經大多是天主教版本?為何除了拉丁文外,其他語言的譯本會被禁止翻譯和閱讀?原住民譯本是如何翻譯出來的?

參觀者到嗎哪博物館認識聖經展品。 照片來源:嗎哪博物館

她又指,參加者顯出深層的屬靈渴求。有些學生因教授吩咐而來,但他們從未閱讀聖經。許多人活在攔阻這種習慣的文化氛圍下。他們一旦來到博物館,馬上有興趣親身閱讀聖經。

學習聖經歷史。 照片來源:嗎哪博物館

赫南德斯說:「我們只想展示,聖經的核心信息是他們直接閱讀就能明白的,它本質上與神在基督裏的愛結連一起。他們不少變得有興趣參與課程,藉此拉闊對話、討論和進一步探索各人信仰基礎的空間。」

助教會展望未來

嗎哪博物館透過展覽和會議扮演的另一角色,是幫助教會明白聖經翻譯的重要性。在現今的墨西哥,許多天主教和新教教會同樣支持,甚至參與將聖經翻譯成本土語言的工作。

宣佈於2022年在瓦哈卡舉行「全人類的聖經」展覽。 照片來源:嗎哪博物館

2022年,嗎哪博物館與方濟各會合作,於瓦哈卡的聖方濟.亞西西教堂與修道院(Temple and Convent of St. Francis of Assisi)舉辦聖經展覽,主題為「全人類的聖經:墨西哥邁向福音五百年」(The Bible for All Peoples of the World: Toward 500 Years of the Gospel in Mexico)。展品包括死海古卷、拉丁語武加大譯本、1569年由雷納(Casiodoro Reina)出版、首部從原文翻譯成西班牙文的聖經,以及七種墨西哥原住民語言的聖經譯本。

博物館館職員與伙伴出席瓦哈卡展覽開放日。後排左起:維森特弟兄(Vicente, 帕尼斯特拉胡亞卡的聖米格爾德阿連德教區[the Parish of San Miguel Arcángel, Panixtlahuaca]主教)、施瓦布(墨西哥世界少數民族語文研究院總幹事)、門德斯(Victor Méndez , 嗎哪博物館)、科斯墨弟兄(Joel Cosme, 瓦哈卡省長)。前排左起:蒙卡達(Betiana Moncada)、赫南德斯(博物館館長)、維拉斯奎茲(Aracely Velázquez)。 照片來源:嗎哪博物館

墨西哥世界少數民族語文研究院(SIL Mexico)總幹事施瓦布(Marc Schwab)指:「我非常感謝嗎哪博物館的參與。他們致力將聖經帶進墨西哥教會和民眾的思想與對話中,分享聖經的歷史、影響和重要性。除此之外,他們也分享墨西哥原住民語言聖經翻譯的需要,又分享其進度。」

透過分享聖經歷史,博物館期望建立人們對聖經信息和聖經翻譯的熱忱。

赫南德斯說:「我們期望看到原住民和非原住民的教會,都更深了解(神所寫的)啟示的歷史,並看到它形書的價值,從而幫助每個人欣賞每個譯本都是具有重大價值的歷史舉動,然後告訴世人,聖經是人類歷史中最重要的文化舉措,而認識當中的屬靈信息是普世人權。」

*****

值得冒險:翻譯西班牙語聖經

當16世紀宗教改革蔓延至西班牙,這浪潮特別以塞維利亞的聖伊西多羅修道院(San Isidoro del Campo monastery)為中心。在那裏,名為里拿(Casiodoro de Reina)的修士等人因著閱讀馬丁路德等的著作而接受基督新教的信仰。里拿和其他修士接受的改革宗強調以本土語言接觸聖經,和實踐自行詮釋自由,過於以拉丁語閱讀聖經及由神職人員指導。正如馬丁路德和丁道爾冒死將聖經由德文譯成英文,里拿也以身犯險,翻譯西班牙語聖經。1557年,他與十一名修士被官方捉拿前逃到日內瓦。(部分留守後方的修士在宗教法庭的領袖手中殉道。)

1569年熊的聖經中創世記的首頁。照片來源:嗎哪博物館

里拿遊走各處以避開審訊。他大概是在同工的協助下,繼續翻譯工作,期間參考早期的西班牙語聖經譯本,以及希伯來語和希臘語原文文本。里拿於1569年在巴塞爾出版整部西班牙語聖經,此譯本稱為熊的聖經(Biblia del Oso),因印刷本首頁印有一頭熊吃蜜糖的圖像,圖片下方則印有希伯來語和西班牙語的以賽亞書40章8節:「惟有我們神的話永遠立定。」嗎哪博物館擁有這部聖經的唯一僅存版本。

1569年熊的聖經標題頁。照片來源:嗎哪博物館

里拿於1594年去世後,有同樣來自聖伊西多羅修道院的瓦萊拉修士(Cipriano de Valera)於1602年出版該譯本的修訂本,成為被廣泛採用的里拿・瓦萊拉聖經。直至現時,此版本已被多次修訂和更新。

 

*****


撰文:Gwen Davies與Jim Killam(威克理夫國際聯會)

聯會機構可下載和使用文中圖片

特別鳴謝奧林格斯國際校舍(Origines International Schoolhouse)總監羅布爾斯(Alan Arriaga Robles)協助訪問傳譯。

07/2024 全球

大使命現狀報告

聯會兩位專家就洛桑運動一份重要報告的反思

進深閱讀

07/2024 全球

與泰森對談 —— 關於手語聖經翻譯顧問工作

泰森(Stuart Thiessen)是DOOR International的手語聖經翻譯顧問。他本身也是聾人。我們以書面訪問了他關於手語聖經翻譯顧問工作在全球聖經翻譯運動中的情況。

進深閱讀

04/2024 太平洋,巴布亞紐幾內亞

資訊、教導、啟發 : 巴布亞新畿內亞的語言群體學習用短片講故事

對一對宣教士夫婦來說,在異文化中做聖經翻譯的工作,讓他們既疲倦又繃緊。他們在家裏激烈地吵起來。 太太:為甚麼你總是責怪我?為甚麼你不去作一點事? 丈夫:我很忙啊!你知道我有多少事情要處理嗎?你知道這會議很重要! 太太:不要再責怪我了! 這對夫婦的園丁喬士把這一切聽在耳裏。之後,他把這件事轉告朋友喬爾,而喬爾恰好是翻譯團隊的主要成員。 喬爾責備喬士說長道短的習慣,兩人氣氛開始緊張起來,喬士錯誤指責喬爾參與了最近令他叔叔死亡的巫術。兩人最後揮拳相向。 後來,喬士發現了真相 —— 他的叔叔其實是因心臟病去世的。他又從一名紮根於神話語的牧者,獲得明智的建議,喬士決定向那些曾被他冤枉的人尋求寬恕。 ••• 這是二十分鐘短片 Yu Go Tok Sori Tu? 的劇情概要。在巴布亞新畿內亞的托克皮辛語(Tok Pisin)中,片名意思是:「你去道歉了嗎?」來自不同背景的基督徒在合作時,往往要與罪的交戰,這項挑戰在道歉不普遍的文化中,更為困難。這齣短片是個例子,說明尋求寬恕與復和,會帶來祝福。 2月6至15日,在巴布亞新畿內亞世界少數民族語文研究院(SIL)舉行的國際媒體服務(International Media Services, IMS)短片攝製工作坊上,這短片是參加者四個精心製作的項目之一。參加者來自不同的背景,從領袖、牧者、宣教士,到致力參與聖經翻譯及其相關事工的個別人士。 Yu Go Tok Sori Tu在工作坊最後一天作首映。首映夜在東部高地省烏克倫巴的一間教會舉行,當地人和在巴布亞新畿內亞服侍的各國宣教士都有出席。 首映後,短片給上傳到YouTube,讓社群內外的人士都可以看到,除了在社交媒體上,還可以透過流動電話分享。 參加者在工作坊的WhatsApp 群組裏交流收到的回應,其中一人寫道: 「今天早上市場上有三個本地人(他們沒有來看首映),說很喜歡我們製作的影片。我問他們如何看到,他們說有人將檔案分享到朋友的流動電話上。他們問甚麼時候會有另一齣短片。巴布亞新畿內亞人對這類影片非常感興趣!」 另一人寫道:「阿們!我有幾個朋友在YouTube 觀看後,也說我們應該繼續製作此類影片。榮耀歸主!」 一名工作坊導師寫道: 「今天早上,在托克皮辛教會的崇拜上,一名巴布亞新畿內亞翻譯員講了一篇有關寬恕的道。講道內容談到巴布亞新畿內亞文化如何透過賠償來結束分歧,但雙方都沒有尋求寬恕或原諒,而錯誤總是埋藏在心裏,日後又再提起。這讓我在構思影片故事時,想起了我們的對話,事實上,這是個必須解決的重要問題。」 用媒體把聖經翻譯出來 短片工作坊由國際媒體服務 (IMS SIL International)培訓總監恩斯特(Andreas Ernst)設計,其理念源自用多媒體把聖經翻譯出來,有助促進「與聖經聯結」的信念。 恩斯特說:「溝通不是一條單程路,同樣地,有關『與聖經聯結』的對話,是從聖靈在我們所服侍的人的生命中工作,引發出來的。這課程以耶穌為榜樣,祂透過提問、對話,和使用本地的敘事方式,讓祂的受眾發現神的愛,並祂於他們的生命中同在。在我看來,這種方法在SIL中使用得並不足夠,所以我很高興發現巴布亞新畿內亞SIL的工作人員和合作伙伴對這種方法感興趣。」 恩斯特(Andreas Ernst)向學員示範使用綠幕製作短片的訪問技巧。攝影 :Susan Frey 本次工作坊由SIL巴布亞新畿內亞的媒體專家費蘇珊(Susan Frey)發起並籌辦。威克理夫國際聯會的翻譯與短片統籌員麥嘉芙(Cathy Miedes) ,與恩斯特和費蘇珊,一同主持課程。學員學習透過錄像類型,如短片、基於圖像的聖經故事短片、音樂短片,和以訪問為本的「說話者」風格資訊短片,來呈現福音和相關真理。 費蘇珊(Susan Frey)示範使用短片編輯軟件,為學員提供實務指導。攝影:Andreas Ernst 費蘇珊說,在世界各地,隨著短片和其他數碼媒體在日常生活中越發普及,它們不再是事工的一種選擇或附加內容,而是人們預期的。 她說:「在巴布亞新畿內亞,無論人的識字程度如何,許多人仍然強烈偏好口語交流。短片可以是非常有效又有力的工具,為社群提供資訊,教導和啟發他們。」 「本課程的優點之一,是它教導參加者以符合道德和本地化的方式,使用短片。我希望它幫助我們擺脫以往的傾向,就是怎樣講述我們所服侍的社群的故事,並進而裝備這些社群講述自己的故事。」 在麥嘉芙( Cathy Miedes ) 主持的一節課中,學員練習取景拍攝和適切地移動相機。攝影:Susan Frey 神故事的管家 除了學習短片製作的技巧外,工作坊又強調媒體製作 —— 即使對非專業人士來說 —— 也是神使命的關鍵要素。聯會製作的培訓短片Stewardship of Story(故事的管家)強調,我們都有責任報告神在我們中間的作為的故事。 麥嘉芙說:「當與小組分享這短片時,我覺得當中信息以一種非同尋常的方式,引起參加者的共鳴。那些最初因其他原因而對完成課程表示擔憂的人,選擇留下來,並設法按時上課;有些人甚至在聚會結束後留下來,完成他們的功課。看來他們抓住了重點:我們都是神故事的管家。」 各參加者展示短片製作工作坊中使用的拍攝設備。攝影:Andreas Ernst 撰文:Cathy Miedes(威克理夫國際聯會)

進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