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譯經顧問的團隊取得進展

一個關注譯經顧問的特別團隊取得良好的工作進展。威克理夫國際聯會亞太區自2020年4月啟動關注譯經顧問的新倡議 —— 地區顧問特遣隊(Area Consultant Taskforce, ACT),團隊至今已取得不錯的進展。我們邀請了帶領這個團隊的博爾曼(Barry Borneman)來講解一下。博爾曼是亞太區的副總幹事之一,主責語言項目服務。

面對窘境的回應

博爾曼說:「ACT的成立是面對窘境的回應,亞太區聯會機構的領袖反映,這窘境已存在多年。」

他們關注的相關事情有三方面:

  • 譯經項目需要顧問審核;
  • 察覺到譯經顧問不足;及
  • 培育新一代顧問的渴求。

2008年在曼谷舉行的一個亞太區會議上,博爾曼(Barry Borneman)與一群譯經顧問分享。攝影:Ling Lam

為了評估這些挑戰的程度,好作回應,亞太區領導團隊首先向區內每個有語言項目的聯會機構進行調查,同時整理相關的資料。

博爾曼說:「調查顯示部分國家的顧問充足,另一些國家卻嚴重缺乏,而且沒有清晰策略以解決問題。」ACT因而成立,並委以催化者的角色,協助那些面對最大困難的聯會機構。

成績遠超預期

博爾曼解釋ACT扮演催化者角色的意思,說:「首先,那不是推動新的項目。支持聯會機構現有的翻譯策略,和鞏固已在發揮作用的工作,是很重要的。」他補充,ACT是威克理夫一個分區對所感受到的需要的回應,而不是對區外或跨區的。「ACT由亞太區聯會機構的譯經顧問組成。現時做到的成績,有賴聯會機構帶來的本地知識和脈絡,以及樂於分享領導角色、專業才能和資源。」他帶點興奮地說:「出來的成績遠超我們預期!」

基本上,ACT的催化活動有:

1. 顧問關顧倡議

關注到一些主要的翻譯顧問因缺乏個人經濟的支持,而難以完成工作,ACT於是接納部分聯會機構總幹事的推薦,整理出哪些顧問正處於這種情況的名單。現時,有六名來自四個聯會機構的顧問,通過新加坡威克理夫獲得額外的經費。對受惠的顧問而言,這倡議實在是很大的鼓勵和實際幫助。

2. 線上顧問審核

由地區顧問特遣隊(Area Consultant Taskforce)發起的試點線上顧問審核,請來黛比(Debbie Conwell,左上,澳洲)、周淑秀(右上,台灣),和山姐(化名,右下,新加坡)與比盧亞翻譯團隊一起進行審閱。攝影:Zoom截圖

ACT 的任務是協助那些從事翻譯項目卻最缺乏資源的聯會機構,減輕他們面對顧問審核需要積壓的問題。隨著疫症大流行持續,海外旅遊仍然受限,線上顧問審核很可能發展成改變遊戲規則的一大元素。ACT與來自台灣、新加坡和澳洲的顧問,以及在所羅門群島霍尼亞拉的比盧亞語(Bilua)翻譯團隊,進行了試點的Zoom顧問審核。為進一步推廣這模式,ACT已完成一份附加建議的評估報告,團隊預計到2021年年底,便會完成四個階段的Zoom 顧問審核,出版比盧亞語的列王紀上。

進深閱讀:再思顧問工作:疫症大流行提升虚擬審閱速度

3. 線上顧問聚會

ACT首次Zoom線上顧問聚會於 2020 年 10月舉行,共有三十五名來自亞太區各地的顧問和受訓中顧問參加。聚會反應良好,團隊決定將它定為雙月活動。聚會給顧問提供相互鼓勵和學習的機會,並參與比他們自己的世界更大的事情的空間。博爾曼說:「歸屬感是保持態度積極和委身的重要元素,因此,這些聚會很重要。」

4. 聖經希伯來文證書課程

IBLT為五十多名亞太區聯會機構的工作人員提供線上聖經希伯來文證書課程。如欲進一步認識相關課程,可瀏覽該院網站

總部設於耶路撒冷的聖經語言與翻譯研究所(Institute for Biblical Languages and Translation, IBLT),與亞太區的聯會機構4.2.20 合作,提供線上的聖經希伯來文證書課程,有五十多名亞太區的工作人員參與,而經費則來自區內一些聯會機構。

博爾曼說:「這是另一個改變遊戲規則的元素。」他解釋:「學費和學習用的語言,往往是令教育受限制的原因。以往,那些沒錢、英語能力不足、無法赴笈海外,和不能撥出幾年時間來讀書的人,只能放棄機會。」

線上課程不僅令這證書更容易獲得,還有助培養本地能力,團隊再不必總是依賴外籍人員的專業知識。

搔著癢處

令博爾曼尤其滿足的,是看見 ACT 如何「抓癢」,而不是在外邊繞圈子。

他說:「我覺得 ACT 是要消除一些已經確定多年,卻難以克服的障礙。當你移除它們後,人便可以自由自在地創造自己的新動力。我們的翻譯顧問就是這樣。移除一些障礙,創造一些空間。然後,讓他們重新定義自己的未來。比起驅使他們朝著你認為最好的方向發展,這工作方式更好。」

除了與博爾曼,ACT團隊的成員還有三名翻譯顧問,分別來自新加坡威克理夫、馬來西亞威克理夫和台灣威克理夫,此外,再加上亞太區領導團隊的萬曙寅和陳啟恩。

博爾曼說:「我喜歡團隊反映出聯會機構的多樣性,我們可以借用的經驗相當豐富,他們分享這些經驗時更是態度謙遜。雖然我是ACT的召集人,但我覺得其實大家是在共同領導,分擔責任。」

不求遠大目標

當問到ACT的目標時,博爾曼回答說:「我不是個相信遠大目標有幫助的人。⋯⋯遠大目標暗示一切已在我們掌握之中,但我不認為我們已經掌握一切。」

然而他補充,儘管ACT正採取逐小步通過各種活動來測試水温的手法,出來的結果卻比團隊預期的大得多,令他們非常驚訝。

博爾曼說:「如果要說背後的原因,我相信是等待和傾聽。」他續稱:「我們抓緊機會,卻不勉強人。這是我們對許多人許多年來確定的障礙的回應。當這些障礙再次引起我們的注意時,我們正好擁有決策的能力、相關資源和聖靈強烈的帶領去回應。」

那麼,接下來呢?

他說:「單純去察看有哪些事情能為我們的同事或機構帶來有益的改變,然後忠心地支持他們去抓緊任何眼前的機會。忠誠和彼此承諾,要比預設一些目標更好。」

 

撰文:Ling Lam(威克理夫國際聯會)

聯會機構可下載文中圖片

懷抱休息

身為受造物,我們當以欣賞、感謝和喜悅的心來休息。在疫情中與團隊一起退修雖然不容易,但是仍然有團隊努力嘗試,而且反應良好。

Read more

回應需求,裝備本地人

接觸仍在等待神話語的語言群體的任務,越發掌握在本地基督徒的手中。

Read more

異象、目標與威克理夫國際聯會

當聖經翻譯運動變得愈加複雜時 ,各種使命、異象、目標甚至網絡均可能重疊,而不是單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