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破碎

高爾澤在南非的噩夢時期仍找到盼望

遠在高爾澤(Stephen Coertze)被委任為威克理夫國際聯會的執行總幹事前,他曾經在南非當過警察。

當時年輕的白人必須服兵役,而這個牧師的兒子,兼未來事工的領袖,卻發現自己陷於兩難中。原來在80年代中期,南非因抗議種族隔離政策而爆發地區暴亂。種族隔離政策是南非以種族區分的白人優越制度。當時總統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

高爾澤說:「那是一段暴力的日子。社群內會有人互相攻擊以洩憤。」

在一個充滿暴力的星期,高爾澤的隊伍在山邊執行任務,負責防止人民互相傷害,其中一晚,他們工作直至深夜。

他回憶說:「那晚的星星很亮,四周簡陋的棚屋在星光下也看得很清楚。我半躺在一個備用輪胎中,穿著防暴裝備,預備在混亂爆發時執行任務。」

「那時我好像聽到有一把聲音對我說:這樣就是你為赤貧的人帶來和平與復和的方法嗎?」

那時,他望著星空,想起創世記。他好奇地想:如果神想我們成為萬國的祝福,而祂可以使亞伯拉罕的子孫多如海沙和天空的星,那麼祂在這幅大圖畫中,對我有怎樣的計劃呢?

種族隔離的影響

這並不是高爾澤第一次對國家的情況發出疑問。在80年代前成長,巿郊的白人孩子總會認為種族隔離是正常的。早上巴士進城,黑人下車去上班;晚上他們上車回家。

然而,種族隔離影響所有人,即使是在只有一個種族的地方。全國的年輕人都要當兵,然後犧牲。反種族隔離的軍隊會到鄰近國家尋求庇護,然後南非國防軍會到那裏攻擊他們。

高爾澤讀高中的時候,也發現到種族隔離對他的影響。

他說:「身為真正的(荷蘭裔)南非白人,你必須來自三間改革宗教會之一,必須是白人,必須說南非白人的語言。」他父親在浸信會牧會,母親的父母則來自英國。因此,高爾澤不能參與任何基督徒學生運動的活動。

他說:「所以在同樣的種族中,你也會經歷隔離和破碎。」這讓他開始對隔離政策是否道德發出疑問,即使那時他還未想到其他膚色人種的問題。

他的父母在教會裏很強調宣教。高爾澤在種族隔離與對萬族萬民的愛之間,感到矛盾。後來,他當上警察,親眼目睹自己國家的分裂。

「那時,所有人 —— 不論你站在政治光譜的哪邊 —— 都認為南非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肯定有另一條出路的。」

2019年當高爾澤獲委任為威克理夫國際聯會下屆執行總幹事後,董事會成員圍繞著他,為他祈禱。

「憐憫對破碎的人」

高爾澤很感恩在自己當警察的時候,從來不用做一些違反良心的事。反而,他認為當警察的經驗讓他更愛身邊的人。

「我想對我而言,我開始對『破碎』生出一種憐憫,就是對那些破碎的人、被制度欺凌的人、被權力欺凌的人,和被人利用的人。」高爾澤曾經活在種族隔離制度下,又已離開這種制度,而活在南非現時的新制度中,這些經歷讓他能帶著獨特的視野去領導聯會。

他說:「我學習到如何跟那些與我幾乎在各方面都完全不同,但又同時跟我差不多完全一樣的人一起生活。」他又指出:「我學懂在紛亂中生活,辨認方向和領導別人。我幫助過其他人在他們所面對的混亂中找到方向。我們在不同的神學領域、政治領域、意識形態、國籍和文化下工作。面對我們今天所參與的聯會,我認為過往的所有經歷都是上好的基礎訓練。」

 

撰文:Jim Killiam(威克理夫國際聯會)

07/2024 全球

與泰森對談 —— 關於手語聖經翻譯顧問工作

泰森(Stuart Thiessen)是DOOR International的手語聖經翻譯顧問。他本身也是聾人。我們以書面訪問了他關於手語聖經翻譯顧問工作在全球聖經翻譯運動中的情況。

進深閱讀

04/2024 太平洋,巴布亞紐幾內亞

資訊、教導、啟發 : 巴布亞新畿內亞的語言群體學習用短片講故事

對一對宣教士夫婦來說,在異文化中做聖經翻譯的工作,讓他們既疲倦又繃緊。他們在家裏激烈地吵起來。 太太:為甚麼你總是責怪我?為甚麼你不去作一點事? 丈夫:我很忙啊!你知道我有多少事情要處理嗎?你知道這會議很重要! 太太:不要再責怪我了! 這對夫婦的園丁喬士把這一切聽在耳裏。之後,他把這件事轉告朋友喬爾,而喬爾恰好是翻譯團隊的主要成員。 喬爾責備喬士說長道短的習慣,兩人氣氛開始緊張起來,喬士錯誤指責喬爾參與了最近令他叔叔死亡的巫術。兩人最後揮拳相向。 後來,喬士發現了真相 —— 他的叔叔其實是因心臟病去世的。他又從一名紮根於神話語的牧者,獲得明智的建議,喬士決定向那些曾被他冤枉的人尋求寬恕。 ••• 這是二十分鐘短片 Yu Go Tok Sori Tu? 的劇情概要。在巴布亞新畿內亞的托克皮辛語(Tok Pisin)中,片名意思是:「你去道歉了嗎?」來自不同背景的基督徒在合作時,往往要與罪的交戰,這項挑戰在道歉不普遍的文化中,更為困難。這齣短片是個例子,說明尋求寬恕與復和,會帶來祝福。 2月6至15日,在巴布亞新畿內亞世界少數民族語文研究院(SIL)舉行的國際媒體服務(International Media Services, IMS)短片攝製工作坊上,這短片是參加者四個精心製作的項目之一。參加者來自不同的背景,從領袖、牧者、宣教士,到致力參與聖經翻譯及其相關事工的個別人士。 Yu Go Tok Sori Tu在工作坊最後一天作首映。首映夜在東部高地省烏克倫巴的一間教會舉行,當地人和在巴布亞新畿內亞服侍的各國宣教士都有出席。 首映後,短片給上傳到YouTube,讓社群內外的人士都可以看到,除了在社交媒體上,還可以透過流動電話分享。 參加者在工作坊的WhatsApp 群組裏交流收到的回應,其中一人寫道: 「今天早上市場上有三個本地人(他們沒有來看首映),說很喜歡我們製作的影片。我問他們如何看到,他們說有人將檔案分享到朋友的流動電話上。他們問甚麼時候會有另一齣短片。巴布亞新畿內亞人對這類影片非常感興趣!」 另一人寫道:「阿們!我有幾個朋友在YouTube 觀看後,也說我們應該繼續製作此類影片。榮耀歸主!」 一名工作坊導師寫道: 「今天早上,在托克皮辛教會的崇拜上,一名巴布亞新畿內亞翻譯員講了一篇有關寬恕的道。講道內容談到巴布亞新畿內亞文化如何透過賠償來結束分歧,但雙方都沒有尋求寬恕或原諒,而錯誤總是埋藏在心裏,日後又再提起。這讓我在構思影片故事時,想起了我們的對話,事實上,這是個必須解決的重要問題。」 用媒體把聖經翻譯出來 短片工作坊由國際媒體服務 (IMS SIL International)培訓總監恩斯特(Andreas Ernst)設計,其理念源自用多媒體把聖經翻譯出來,有助促進「與聖經聯結」的信念。 恩斯特說:「溝通不是一條單程路,同樣地,有關『與聖經聯結』的對話,是從聖靈在我們所服侍的人的生命中工作,引發出來的。這課程以耶穌為榜樣,祂透過提問、對話,和使用本地的敘事方式,讓祂的受眾發現神的愛,並祂於他們的生命中同在。在我看來,這種方法在SIL中使用得並不足夠,所以我很高興發現巴布亞新畿內亞SIL的工作人員和合作伙伴對這種方法感興趣。」 恩斯特(Andreas Ernst)向學員示範使用綠幕製作短片的訪問技巧。攝影 :Susan Frey 本次工作坊由SIL巴布亞新畿內亞的媒體專家費蘇珊(Susan Frey)發起並籌辦。威克理夫國際聯會的翻譯與短片統籌員麥嘉芙(Cathy Miedes) ,與恩斯特和費蘇珊,一同主持課程。學員學習透過錄像類型,如短片、基於圖像的聖經故事短片、音樂短片,和以訪問為本的「說話者」風格資訊短片,來呈現福音和相關真理。 費蘇珊(Susan Frey)示範使用短片編輯軟件,為學員提供實務指導。攝影:Andreas Ernst 費蘇珊說,在世界各地,隨著短片和其他數碼媒體在日常生活中越發普及,它們不再是事工的一種選擇或附加內容,而是人們預期的。 她說:「在巴布亞新畿內亞,無論人的識字程度如何,許多人仍然強烈偏好口語交流。短片可以是非常有效又有力的工具,為社群提供資訊,教導和啟發他們。」 「本課程的優點之一,是它教導參加者以符合道德和本地化的方式,使用短片。我希望它幫助我們擺脫以往的傾向,就是怎樣講述我們所服侍的社群的故事,並進而裝備這些社群講述自己的故事。」 在麥嘉芙( Cathy Miedes ) 主持的一節課中,學員練習取景拍攝和適切地移動相機。攝影:Susan Frey 神故事的管家 除了學習短片製作的技巧外,工作坊又強調媒體製作 —— 即使對非專業人士來說 —— 也是神使命的關鍵要素。聯會製作的培訓短片Stewardship of Story(故事的管家)強調,我們都有責任報告神在我們中間的作為的故事。 麥嘉芙說:「當與小組分享這短片時,我覺得當中信息以一種非同尋常的方式,引起參加者的共鳴。那些最初因其他原因而對完成課程表示擔憂的人,選擇留下來,並設法按時上課;有些人甚至在聚會結束後留下來,完成他們的功課。看來他們抓住了重點:我們都是神故事的管家。」 各參加者展示短片製作工作坊中使用的拍攝設備。攝影:Andreas Ernst 撰文:Cathy Miedes(威克理夫國際聯會)

進深閱讀

04/2024 全球

展望2024

隨著新一年展開,我們驚歎神在這瞬息萬變的世界裏所作的工。我們也展望著將要把我們連結一起的好幾個聚會和對談會。

進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