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靈裏的手語

西班牙和加泰隆手語聖經翻譯團隊成員在西班牙巴塞羅那的辦公室工作。

在西班牙巴塞羅那附近的一個小辦公室裏,訪客都獲得寂静之音的接待。然而,當他們環顧四周,卻看到連串迅速的動作 —— 擺動的手臂、急促打手語的手指、豐富的面部表情。當地手語聖經翻譯團隊的成員聚集一起,討論他們十多年來忠心參與的翻譯工作。他們分享挫敗、得勝,以及神用自己的話語接觸西班牙聾人這使命的故事。

大衛(David Roldán Cintas)是一名聾人牧者,又是翻譯團隊的長期成員。雖然大衛健聽的父母盡其所能幫助他和他的聾人兄弟卡洛斯(Carlos Roldán Cintas)接受良好的教育,可惜他們所上的那所學校並不鼓勵使用手語。

大衛回憶說:「在學校,他們會打我們的手,不讓我們打手語。我較喜歡打手語,因為那比較自然。當你自小耳聾,你用眼睛而非耳朵去接收外來事物,在交談時用雙手是更自然的。」

聾人天主教徒在西班牙巴塞羅那聖特蕾莎修女嬰兒耶穌教區(Santa Teresa de l’Infant Jesús parish in Barcelona,​​ Spain),討論一段翻譯成加泰隆手語的經文。

大衛和卡洛斯成年後,他們的父母意識到手語才是他們兒子的心底語言,於是開始學習加泰隆手語(Catalan Sign Language)。 他們健聽的姐妹鲁特(Rut Roldán Cintas)從小就用手語與兄弟溝通,更成為一名手語傳譯員。

最終卡洛斯、大衛、鲁特和鲁特健聽的丈夫阿爾瓦雷斯(Eloy Lobato Álvarez),和大衛的聾人妻子絲翠雅(Estrella Camacho Moreno) 都成為聖經翻譯團隊的一份子。 他們與威克理夫工作人員帕克斯及其太太戴安(Steve and Dianne Parkhurst)一起工作,向西班牙聾人分享神的愛。

手語聖經翻譯的需要

大多數國家都有自己獨特的手語 —— 在個別情況下還會有幾種。目前,全世界共有超過四百種獨特的手語,每種語言都有自己的文法和語法。

西班牙有三種主要手語:西班牙手語(Spanish Sign Language, LSE)、加泰隆手語(LSC)和瓦倫西亞手語(Valencian Sign Language, LSV)。 西班牙和加泰隆手語最普遍,約有十萬人使用。

阿爾瓦雷斯(Eloy Lobato Álvarez)向屬基督教聾人事工文化協會(Micrisordos Cultural Association)的巴塞羅那聾人教堂的會眾講道,其妻子鲁特(Rut Roldán Cintas)當傳譯。

有些聾人學習閱讀、書寫和說口語,但往往非常困難。

團隊協調員暨顧問帕克斯說:「聾人長大後變得討厭閱讀。」他分享一個聾人朋友閱讀經文的經歷,說:「他逐詞讀出,最後,牧師問:『你能跟得上這意思嗎?』他說:『不。我就像一隻鸚鵡,並不明白我剛剛說的話。說實話,我並不喜歡讀聖經,因為我想明白聖經,卻不能。我必須查字典,但這壓力大得不值得這樣付出。』」

團隊翻譯員之一的絲翠雅(Estrella)也有類似的經驗:「很久以前,當我讀聖經時,感覺非常困難。我嘗試明白這些字詞,也把字詞抄寫下來,但它們很難理解。」

帕克斯與妻子戴安(Steve and Diane Parkhurst)

當聾人接觸到自己手語的聖經後,就可以隨時與神的話語聯結,而無須依賴別人解釋或傳譯。

阿爾瓦雷斯是靠近巴塞羅那市的一位福音派牧師,也是西班牙/加泰隆手語團隊的顧問。他說:「我希望聾人能夠與教會裏的健聽者對〔聖經〕有同一水平的理解。」

為西班牙的聾人翻譯聖經

二十多年前,帕克斯與太太戴安應西班牙一個威克理夫國際聯會的機構 —— PROEL 的邀請,移居西班牙馬德里,準備將聖經翻譯成當地手語。 當時,類似項目是鮮見的。

帕克斯解釋:「我們是個類似『白老鼠』的試驗項目。如果在這裏行得通,那麼我們就可以在其他地方實行了。」

帕克斯夫婦與許多聾人團體會面,以便研究他們的語言。他們使用一個名為SignWriting的系統記錄他們學習的字詞,該系統採用視覺字元和符號代表手勢、動作和面部表情。

帕克斯(Steve Parkhurst)與一個群體討論後,修改了一段翻譯成加泰隆手語的經文。雖然最終的翻譯以錄像呈現,但是翻譯團隊的初稿是用SignWriting完成的。

他們的研究還包括與當地的教會、牧者和神父會面討論。

帕克斯分享道:「我們的想法得到肯定,絕對有〔翻譯聖經的〕 必要,但缺乏有時間、精力、知識或渴望參與的人來幫助我們。」

另一方面,當地人卻對SignWriting感興趣。西班牙聾人聯合會(Spanish Deaf Federation)要求帕克斯將SignWriting教授手語傳譯員和其他人,因此,在等待聖經翻譯的機會時,這便成為他們接下來七年的焦點。2003年,他們終於有了突破,西班牙聾人天主教牧靈委員會(Catholic Pastoral Committee)對此表示有興趣。帕克斯夫婦與天主教神父和聖經公會的領袖會面,並決定在馬德里開展一個試驗項目。

聖經翻譯員絲翠雅(Estrella Camacho Moreno)和小姑鲁特(Rut Roldán Cintas)審查譯成加泰隆手語的經文。

帕克斯夫婦與一位虔誠的聾人天主教徒納喬(Jose Ingacio Bonacasa,暱稱“Nacho”)一起工作。帕克斯和納喬一起將部分的路加福音和馬太福音翻譯成西班牙手語。SignWriting成為有效起草譯文的工具。

三年後,帕克斯夫婦開始在巴塞羅那建立了一支小團隊,以翻譯加泰隆手語聖經。 兩名團員絲翠雅和鲁特,開始兼職參與這附加的翻譯工作。

卡洛斯(Carlos Roldán Cintas)將翻譯好的經文選段轉成動畫,而他的哥哥大衛(David Roldán Cintas)則負責數碼分發。

可惜,納喬因健康問題而不能繼續。因著巴塞羅那有兩名團員,當地又有愈來愈多的聾人事工領袖興起,帕克斯夫婦決定離開馬德里,搬到巴塞羅那附近。

帕克斯分享道:「我們在這裏有更穩固的團隊,相對於在馬德里的時候,進度更好更穩健。由於對這項目感興趣的福音派教會和天主教教會都非常強大,在這裏工作的情況實在非常理想。」

搬遷後,團隊扭轉了他們的工作流程,轉從加泰隆手語開始,然後藉此翻譯西班牙手語。多位羅爾丹(Roldán)家族的成員更先後加入團隊。絲翠雅和鲁特繼續擔任加泰隆手語翻譯員。鲁特的丈夫阿爾瓦雷斯隨後加入,為聖經文本的解釋提供意見。卡洛斯和大衛負責譯文的數碼創作和分發。帕克斯繼續協調項目並提供語言學諮詢,而戴安則以校對和行政支援團隊。

帕克斯(Steve Parkhurst)將剛翻譯成加泰隆手語的篇章與聖特蕾莎修女嬰兒耶穌教區(Santa Teresa de l’Infant Jesús parish)的一些聾人天主教徒分享,並聽取他們的回應。該小組由帕赫斯神父(Father Xavier Pagès)領導,他是位健聽並熱衷倡導聖經翻譯的天主教徒。

新教和天主教的合作

超過七成的西班牙人宣稱是天主教徒,定期上教堂的卻少於一成。福音派信徒人數則不到人口的百分之一。

幾年前,一位天主教神父與帕克斯分享道:「也許聖經是促成兩個群體之間有效合作的領域之一。」

翻譯成加泰隆手語的一段經文 —— 馬可福音13章15節,透過這台電腦在巴塞羅那聾人教堂裏投射出來。

今天,天主教和福音派在西班牙和加泰隆手語聖經翻譯中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都有派員參與審閱翻譯初稿。

所有翻譯成西班牙和加泰隆手語的經文都會以錄像形式製作分發。許多經文都採用三維動畫製作。

帕克斯與天主教小組一起審閱翻譯初稿。他解釋說: 「我們討論並檢視其準確度,看看他們的理解是否正確。 一旦完成,〔 翻譯團隊〕便會聚集一起修改,然後交給另一個小組,即福音派的小組。」

帕克斯將這翻譯審閱形容為「與一群渴慕神話語的人一起作美麗而深入的研經」。

團隊力求尊重這些信徒群體之間的差異,並儘量排除偏見。所有聖經都以錄像形式製作。一些舊約故事在現場拍攝打手語者,但大部分經文選段都是使用三維動畫而製成的。

大衛(David Roldán Cintas)展示西班牙和加泰隆手語聖經的手機和網絡版本的網站。

利用動畫製作,也便於修改術語上的差異。像「天父」這個詞彚, 天主教傳統上稱為「天主」(Father God),手勢從下而上;福音派則稱「聖父」(God the Father),秩序對換,手勢從上而下。

帕克斯說:「我們想製作每個人都能使用的聖經。」.

展望未來

直到2017年3月,該團隊已透過西班牙和加泰隆手語,翻譯和分發創造、亞當和夏娃、該隱和亞伯、挪亞、巴別塔和耶穌降生的故事;他們也完成了約拿書和馬可福音。兩種手語的部分路加福音的初稿已經完成,並接受審核。

帕克斯(Steve Parkhurst)示範團隊新近採用的動態捕捉技術,此技術有助加快製作速度。

此外,他們以加泰隆手語,也翻譯了基甸、大衛和歌利亞,以及以利亞的故事;部分的約書亞記、路得記和以斯帖記。西班牙手語方面,則翻譯了亞伯拉罕和約瑟的故事、馬太福音、約翰福音和使徒行傳,部分出埃及記和但以理書的初稿,也在審核中。

鲁特分享說:「我有二十年與聾人合作的經驗,二十年前,如果我讀一節聖經,〔 聾人〕或許只明白其中三四個字,現在就完全不同了。現在,我可以向某人發送一段YouTube錄像,並說:『 你先看這故事,星期六聚會時一起討論。』他們不但可以預先觀賞準備,而且完全了解。」

大衞(David Roldan Cintas)向在巴塞羅那的聾人教會展示以手語打出來的馬可福音14章21節。

2016年,聾人天主教牧靈委員會在嶄新的動態捕捉技術(motion-capture technology)上投放了約一萬二千美元,以幫助團隊加快翻譯工作。 藉著六部新攝錄機和相關的電腦程式,團隊便能捕捉手語動態並快速轉變成動畫。這縮短了創作原動畫所需的時間,使整體生產速度最少加快一倍。

然而,推展翻譯工作還須要完成許多工作。團隊最大的需要是禱告、經費,以及教會更多的參與。西班牙的牧者通常是沒有薪金的,所以要說服他們把時間和金錢投入聖經翻譯是個極大的挑戰。然而,團隊始終堅持不放棄。

大衛分享:「我們的目標就如心中的負擔。聾人經常無法體會聖經的好處,因為他們不明白他們在讀甚麼。但是當他們明白了,神的大能就臨到他們身上 —— 深深觸動他們的心,並且幫助他們改變。〔聖經〕支持並指引他們正確的方向。因此,我們努力把神的道翻譯出來,讓更多人明白,更多人得救。我們祈禱,有一天聾人將擁有整部聖經。」

 

撰文: Becca Coon      攝影:Marc Ewell

下載本故事圖片

進一步閱讀 –  翻譯加泰隆和西班牙手語聖經

06/2022 歐洲

聯會機構繼續關注烏克蘭

烏克蘭戰爭已進入第五個月,並繼續為東歐各國人民...

Read more

06/2022

擺設桌子

在聖經翻譯運動中,威克理夫國際聯會鼓勵合作的方...

Read more

05/2022 全球

聖經翻譯與教會

在聖經翻譯上,普世教會不僅是其代理;宏觀而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