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BTAL 如何在飽受暴力蹂躪的地區完成九個新約譯本

自2017年起,喀麥隆部分地區的翻譯工作因著一場迄今已造成大約六千人死亡的社會政治危機,幾乎陷於停頓。然而,即使在逃命期間,翻譯員仍繼續翻譯其語言的聖經初稿。福爾奇(Isaac Genna Forchie)是喀麥隆聖經翻譯及識字教育會(Cameroon Association for Bible Translation and Literacy, CABTAL)的工作人員,在西北部巴門達(Bamenda)地區土生土長,前往部分受影響地區,從翻譯團隊收集第一手報道。

Jesse Ganglah

CABTAL的語言群協調員甘拉(Jesse Ganglah)回憶道:「當聽到士兵要來時,我們正在錄製盧斯語(Lus)的復活節故事。當時,憤怒的士兵並沒有時間區別分離主義者與平民,所以人人都逃離村莊。」

「每個人都面對被槍殺的風險,我看見人們帶著床墊、坐墊、雜物和兒女逃入進灌木叢,越境進到尼日利亞。他們忘了帶他們的電腦,但有一名翻譯員竟冒險回去拿取。」

這是喀麥隆西北部和西南部英語區的聖經翻譯員,如何應對激烈的社會政治危機的眾多故事之一。這場危機幾乎使翻譯事工停頓。雖然歷盡艱辛,但他們在過去兩年卻完成了九個新約譯本。

暴力根源

這場持續不斷的內亂始於2016年10月,當時,以英語為母語的律師和教師罷工,抗議中央政府「蓄意企圖」消滅他們兩項核心文化價值 —— 普通法和傳統英語教育體系。

政府以嚴厲鎮壓異議的方式反擊,隨著分離主義運動出現,緊張局勢升級,衝突持續。局勢轉差為武裝衝突,至今仍然持續,大約六千人因此死亡,超過七十六萬五千人流離失所。其中七萬人是鄰國尼日利亞難民,包括帶著電腦逃亡的翻譯員,有些人還要面對博科聖地(Boko Haram)的另一個威脅。

面對危機的項目其中之一是恩沃(Ngwo),一種在喀麥隆西北部使用的語言。

拉恩德(Siphra Nde)回憶道:「因為在2017年某天我們尚未完成任務,所以決定把電腦帶回家。」這就是他們的電腦倖免於難的原因。「當我們離開時,整個市集廣場,包括項目辦公室都正被焚燒。」

她說:「那是我們使用辦公室的最後一天。」

當其他人為了安全而逃往野外時,對於五十四歲與孩子和年邁的父母同住的拉恩德來說,處境更加困難。

第二天,他們徒步穿過灌木叢,到達地區首府巴門達附近。拉恩德說:「我們向CABTAL求助,他們派來一輛車,把我們送到巴門達一個安全地點。」 

「我們徒步走了十多個小時,抵達巴門達時,我們嚇然發現還要面對另一個挑戰 —— 沒有地方睡覺。」 

在親戚接待她兩周後,她最終租了一個小房間,與孩子和年邁的父母在那裏居住了數年。 

Siphra Nde

在砲火中工作

在槍口的威脅下,其他人好像埃凡格(Protus Effange)必須證明自己只是聖經翻譯員,而不是間諜。槍手問這名巴克韋爾語(Bakwere)的翻譯員:「你肯定你是在做神的工作嗎?」

埃凡格說:「我們鄰近穆埃阿的辦公室已成為分離主義者和士兵的戰場。」識字教育和與聖經相關的活動都接近停頓。

埃凡格說:「記得有一次,我們舉辦了一個工作坊。我們聚集在一起祈禱,正要開始時,聽到雷鳴般的槍聲,我們就分散了。」

Protus Effange

 神的話語被剝奪

鑑於聖經翻譯是一項複雜而具挑戰性的任務,講求奉獻精神、專業知識和合作,世界各地此類危機對聖經翻譯構成了嚴重的威脅。暴力、流離失所、不安全、缺乏資源和溝通,可能導致項目延遲、暫停甚或取消,數百萬人因而無法用母語閱讀神的話語。2020年,在鄰國尼日利亞約有三十個翻譯項目因恐怖活動而暫停。此外,烏克蘭與俄羅斯的戰事,對在前蘇聯國家的聖經翻譯事工仍構成嚴重威脅。

新挑戰激發創意

類似的挑戰在喀麥隆造成同樣的影響,卻激發起 CABTAL的創新思維。 

CABTAL的總幹事凱耶(Emmanuel Keyeh)說:「危機前,翻譯員可以無所畏懼地在社區自由往返,起草經文,識字教育工作者可以輕鬆出行,顧問也可以深入社區,但一切都突然改變了。」

「即使只聚集在同一個地方,也變得困難。」

這帶來不確定性,但最壞的情況並沒有發生,因CABTAL協助帶著電腦和草稿逃離的翻譯員,前往較安全的地區和鄰國尼日利亞。

凱耶說:「我們將一些工作人員調遷到可以接觸翻譯顧問的地區。」 

滿足基本需求成為一項挑戰。 

拉恩德說:「CABTAL給我們幾袋米和一些維持生活的額外金錢。」如此她就能夠繼續為恩沃語起草新約聖經。 

識字教育活動擺脫了傳統的束縛,採取了新的形式。凱耶說 :「我們鼓勵社區參與城市和數碼識字教育。」當學校關閉時,恩沃語的識字教育老師便跟隨學生前往教堂和他們的藏身處,在那裏繼續教學。

Dr Emmanuel Keyeh Lufang

帶來希望的果子

好像恩沃語和巴克韋爾語團隊,曼孔語(Mankon)、恩吉語(Ngie)、莫加毛語(Moghamo)、埃辛比語(Essimbi)、曼語(Mmen)、埃蘇語(Esu)和韋語(Weh)等團隊,也各有獨特的經歷,但他們最大的希望是在這些語言最近完成的新約譯本裏,這些聖經已經排版並送往印刷,社區現在正在籌集資金並動員籌備奉獻禮。

曼孔族備受尊敬的傳統領袖安格瓦福三世(Fon Angwafo III)在去年離世前,滿懷喜悅地迎接翻譯本。

曼孔語翻譯員恩登格(Magerate Ndenge)說:「他把譯本交給牧者,並撥出了一塊土地讓我們建造一所識字教育中心,在那裏我們也可以翻譯舊約。」 

巴克韋爾語團隊期待著巨大的影響,一名翻譯員回想起他們拜訪一位年長的語言監護人的情境。

埃凡格說:「他病了,但我們希望他聆聽並確認我們翻譯的那部分經文流暢自然。」監護人邀請了他所有子孫一同參與聚會。 

「當我朗讀時,我看見淚水從他的眼流下來。我停下來,問他是否身體痛楚加劇。他回答說:『你讀進了我的內心。』」

那個站不穩的老人突然站起來,走過去為翻譯員送行。

埃凡格期待整部新約在他的社區中產生影響。奉獻禮日期本已確定,但因新約譯本沒有按預期送到而推遲了。

CABTAL總幹事凱耶表示:「我們感到奇怪,雖然社會政治形勢嚴峻,但生產力反而提升。」他補充說,創新科技為僑民提供了虛擬或實體的機會,以學習如何使用他們的語言閱讀和寫作。

「挑戰雖然來到,但調節後,我們看見神在這些社區的作為已帶來令人驚歎的結果。」

姆富姆特語(Mfumte)團隊在這座由鄰近馬格巴一間教會慷慨捐贈的建築物內繼續翻譯新約。

•••

撰文 / 攝影:Isaac Genna Forchie, CABTAL

聯會機構可下載和使用文中圖片。

述說聖經的故事

一個博物館竟然是威克理夫國際聯會的機構之一,或會令人驚訝,為此,聖經嗎哪博物館(Maná Museum of the Bible)的領袖分享說,博物館的熱忱是啟發人探索聖經、聖經歷史和聖經神學。

進深閱讀

從舊約聖經的角度看神

在2009年順利完成自己語言的新約聖經後,基納賴亞人(Kinaray-a)與菲律賓聖經翻譯會合作翻譯舊約聖經,一起進深地認識神。

進深閱讀

泰國威克理夫的歡慶時刻

泰國威克理夫基金會於10月28日舉行成立二十五周年慶典,暨清邁廊桂(Nong Kwai)的多功能新辦公樓的開幕禮。

進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