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與聯會的異象

高爾澤(Stephen Coertze)

新年伊始,機構領袖通常會談談他 / 她對未來幾個月的異象。聯會從未為想要完成的目標,特別就一年定立個別的異象。然而,我們有個一致認同的異象:讓每個人、每個群體、每個國家都能通過本身的語言和文化明白神的愛和話語,生命從而得改變。因此,即使我無意這裏提出任何全新想法,卻想花點時間仔細了解,在 2022 年,作為聯會,我們該如何表達這共同的異象,並聚焦在其上。

我們確定有三方面的焦點:聖經翻譯、影響聖經翻譯運動的衝擊,以及合作。讓我簡單介紹一下。

聖經翻譯

讓每種有需要的語言有可用的聖經,肯定仍然是我們異象的核心,我們的部分焦點仍然是在將文本從一種語言翻譯成另一種的過程中的技術能力,從而帶來準確、清晰而有用的聖經。這裏值得注意的是,代表聯會的聯會領導團隊(Alliance Leadership Team,  ALT)不做翻譯,我們卻要在完善的宣教學基礎上,促進培訓,幫助母語翻譯員和外籍人員獲得相關培訓,他們進而可以訓練他人。

在我們努力緩解瓶頸的過程中,顧問審核依然是另一個焦點。聯會幫助我們的機構確認誰是合資格的顧問,認識顧問審核過程所需的要求和質量。不過,我們也提出這樣的問題:除了翻譯過程結束時的最後審核外,聖經翻譯中是否還有其他空間讓顧問發揮作用?幫助教會招募和培訓顧問有潛力嗎?環繞最後的顧問審核,誰可以來減輕一點壓力?

聯會是促進翻譯整部聖經的因素。促進整部聖經的翻譯,也被稱為結束舊約翻譯的缺口。我們當然不是在推動這運動,卻是將推動它的人和機構聯繫起來 —— 讓他們有能力去推動。

我們將繼續參與和協助多模態產品(multimodality products的翻譯。相關倡議有很多,例如,如果機構像澳洲威克理夫那樣開發用於聾人翻譯的軟件,他們就可以聯繫其他機構一同商討這倡議,匯集資源。需要時,聯會可協助聯繫。又例如口述聖經翻譯,我們知道口述形式的翻譯和顧問審核,與書面翻譯的方式是不同的。因此,隨著我們看見愈來愈多的參加者進入這個領域,我們會幫助擴大這些對話,將扮演不同角色的單住聚集一起。

這些主題代表著聖經翻譯焦點的技術層面,還有個愈來愈複雜的問題:誰來參與者?核心是教會的參與 —— 不僅在技術意義上與教會一起翻譯聖經,更是為教會翻譯聖經。(我們會在下月的《旅程》再仔細探討這議題)。

如果我們不能以同樣的態度談教會和聖經,那我們真的不能談功能齊全的教會。作為聯會,我們必須了解和討論教會在聖經翻譯過程和項目中的地位。不僅如此,我們還要繼續與教會聯繫,了解其在宣教中的地位,並讓聯會機構更深了解我們與教會的關係。

在誰來參與聖經翻譯的議題上,又有個迫在眉睫的問題:本地翻譯員和外籍人員未來的工作關係如何?在這方面有人感覺不確定,也有人感到焦慮。我想確保外籍人員在聖經翻譯桌上仍然感到受歡迎和被需要。神賜恩予祂在全球各地的教會,不僅某些地區,而且我不相信神會輕易地將祂的恩賜從一個地區撤回,然後交給另一個地區的聖經翻譯事工。聖經翻譯桌上有適合所有人的空間。我不相信這已轉變,說現在的工作人員來自大多數教會,而支持經費的則來自傳統上參與聖經翻譯的人。這兩個領域其實都屬於普世教會。

不過,有些事情確實轉變了,這就是我們參與聖經翻譯桌的方式。我們必須在聖經的光照下共同努力,在根本上明星我們差遣的做法。傳統上,「被差遣」往往被理解為前往其他地方 —— 做宣教士。我相信被差遣已經有細微的變化。當我或其他人無須在某個語言項目的環境下生活,就可以參與該項目,意味著甚麼?我們現在可做和當做的貢獻是甚麼?主耶穌基督說「父怎樣差我,我也照樣差你」,是甚麼意思?我們必須一起敬虔地探索這些問題。

圍繞聖經翻譯項目的,當然還有其他重要的活動,我們也會繼續關注;其中包括與聖經聯結、識字教育、語言發展、植堂、慈惠服務等。縱觀我們的歷史,我們一直試圖從整體上看聖經翻譯,但今天,這種整體視野比我們想像的更廣闊。雖然其中許多活動是由其他事工完成的,但聖經翻譯仍是神的使命的核心部分。

影響

當我們談論影響聖經翻譯運動的衝擊時,我們絕不是指負面影響而已,不少影響是正面的。在那些影響中,我們可以慶祝以前事工所帶來的持續影響。我們還沒有進入那種新時代,叫我們突然發現了那些人永遠看不到的美好新事物。我們正看見他們撒種結成的果實,收割莊稼,也在經歷神賜予的成長。因此,我們視新加入聖經翻譯運動的機構和宗派,為正面的影響,即使它們也帶來一些必須解決的問題。

我們不一定要將 VUCA的世界(volatile, uncertain, complex and ambiguous,即動盪、不確定、複雜、模糊不清)視為一團糟,其中仍有很多積極的元素。VUCA 幫助我們徹底思考問題,發揮創意,變得更靈活,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它幫助我們設計具創意的解決方案。因此,從異象的角度看,我們應該接受VUCA,而非迴避,以為是保護自己免受它影響。作為聯會,VUCA幫助我們走向事情的最前線。

我妻子萊莎麗(Lezelle)最近提醒我:我們都會步履蹣跚和犯錯,但當我們步履蹣跚時,我們可以步履蹣跚地走向未來,而不是返回過去。我們的錯誤可以幫助我們擁抱新的機會。

合作

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工作,如果不通過合作,我根本看不見任何可以提高效率的其他方式。我們希望互相幫助,為邁向聖經翻譯的相同目標和異象作最大的貢獻。這裏有四個比喻,或有助我們理解聯會該如何在合作的世界中前行。

  1. 觀望。讓我們彼此了解聖經翻譯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我們看見甚麼?哪裏有增長機會?哪裏有危險?哪裏有我們可以擁抱和參與的倡議?
  2. 在花園裏。這不過是互相牧養和服侍。互相照顧⋯⋯幫助對方成長⋯⋯分享資源和專業知識。聯會機構每年都會走在一起,提出特別的倡議。然後,我們與其他機構一起繼續這趟彼此幫助的旅程,為聖經翻譯運動獻上最好。
  3. 擺桌。合作的關鍵是與在場的合適人員進行必要的討論。我們要進行很多討論。作為聯會,我們會在需要時幫忙擺桌。聯會機構也可以在彼此之間擺桌,邀請對方參與討論。然後,我們作為聯會,可以鼓勵機構分享他們學到的東西。
  4. 做橋樑。聯會可以幫助將工作人員、機構和想法聯繫起來。我們可以幫助將過去與未來聯繫起來。重要的是,展望 2022 年,我們也可以成為已知與未知之間的橋樑。當然,我們對未來有恐懼和不確定,但我們知道的也不少。我們該如何互相幫助,彌補已知與未知,並現在與未來之間的鴻溝?一些對某些人來說完全陌生,在其他人而言卻已清楚明瞭的想法?我們如何幫助彌補這些距離,好讓我們能夠進入共同的理解空間?

最後 ⋯⋯

關於這些焦點,我還有很多話可說。它們如此巨大,或會叫人感到力不能勝。當我為這一切祈禱時,我祈禱我們在聯會裏能夠團結一致,在共識中前行。我祈禱我們聽見所有要聽的聲音⋯⋯每個機構能投入我們要進行的對話。我祈禱我們的異象能夠實現 —— 讓每個人、每個群體、每個國家都能通過本身的語言和文化明白神的愛和話語,生命從而得改變。當我們說「通過神的愛」時,我們的翻譯項目和計劃會成為神愛的核心,向教會表明我們希望參與和服侍。

聯會機構繼續關注烏克蘭

威克理夫國際聯會的機構與本地教會一同應對難民身心靈的需要。

閱讀更多閱讀更多

擺設桌子

前所未有的合作正在十二個國家的聖經翻譯桌上擺設出來。

閱讀更多閱讀更多

聖經翻譯與教會

在聖經翻譯上,普世教會不僅是其代理;宏觀而言,教會更是聖經翻譯的目標。

閱讀更多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