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聖經翻譯統計 – 常見問題:進一步資料

按此連結 2019年聖經翻譯統計

不過一如其他大數據,數字往往容易被人錯誤理解或演繹。我們一邊努力解釋這些數據的複雜性質,一邊為世界各地的機構和人士達至的成果而歡慶,我們更要讚美神親自成就祂的使命。

威克理夫國際聯會所列出的詳細數字,是按照Progress.Bible所收集的數據而得的。本報告探討了許多常見問題,關乎與全球聖經翻譯進度和餘下需要相關的事實與數字:

  1. 你們怎樣數算語言、聖經和人口?
  2. 聖經翻譯的需要是怎樣決定和計算的?
  3. 為甚麼不是所有沒有整部聖經的語言都會被視為需要聖經翻譯?
  4. 那些已有一些聖經書卷的語言仍有翻譯需要嗎?

此處的附加資料截至2019年10月1日止。因著數據定義和收集方法不斷改進,不同年份之間的比較並不容易,甚至不可能。

我們的公開統計摘要已翻譯成多種語言。我們歡迎你把它翻譯成其他語言,和採用其中資料供你的讀者閱讀,但請務必注明資料摘自www.wycliffe.net/statistics

如果你採用了本報告的資料,或翻譯至其他語言,請轉寄至[email protected],好與他人分享你的成果。

1. 你們怎樣數算語言、聖經和人口?

威克理夫國際聯會採用的數據摘自Progress.Bible和《民族語言誌》(Ethnologue)。

語言: 我們按照國際認可的ISO639-3標準來數算語言。然而,按此標準計算全世界的手語數目只有大約140種,所以今年我們也跟隨好幾個機構的指引,把未獲分配ISO代碼的手語同時計算入內。(進深閱讀: www.ethnologue.com/about/problem-language-identification

聖經: 有些語言會有好幾個譯本,或有多種不同方言的譯本,而我們計算的總數則是一種語言已知並已出版的譯本的最大數目(整部聖經、新約聖經,或部分書卷及故事) 。

人口: 這裏採用的人口數目,按照每種語言的第一語言使用者最新人口統計而得,所以,它較諸現時全球估算的76億人口為低。

2. 聖經翻譯的需要是怎樣決定和計算的?

聖經翻譯的需要並不單單取決於那些語言群體有沒有聖經。大部分只有「部分書卷」的語言仍需要更多經文,而有整部聖經的也可能需要修訂。

每當談到餘下的聖經翻譯需要,聯會大部分機構都會提到一些從來未有開展過任何工作的語言。自2018年起,我們把那些已開始準備工作,但因停頓了而未有出版任何經文的語言,也計算在內。

按照現時所知來評估一種語言的活力程度,能提供指引,以決定是否需要翻譯,並讓我們估量餘下還有多少語言需要開展工作。跟語言群體及其他機構交流互動,有助我們把語言從潛在需要表明需要,分成不同類別;如此,我們便能就真實對象開展工作,或在某些情況下決定一些語言未感到即時的需要

3. 為甚麼不是所有沒有整部聖經的語言都會被視為需要聖經翻譯?

個別語言看來不太需要聖經翻譯,原因很多,包括:

  • 再沒有任何群體使用那種語言,或其應用很有限(例如絕少在日常生活中應用,或只有很少人使用)。
  • 群體內大部分年齡介乎20至45的人能夠充分明白群體內的另一種語言,並且這種語言是他們樂意使用,也有或即將有聖經的。

4. 那些已有一些聖經書卷的語言仍有翻譯需要嗎?

多年來,聯會機構努力強調那些有待聖經翻譯工作展開的語言,但其實,還有很多語言的工作是必須繼續或重新開展的。我們不難發覺,當一種語言有了部分聖經,那語言群體便往往希望獲得更多。此外,聖經譯本即使已出版,也可能要修訂以至重新翻譯,原因包括:

  • 語言本質是動態的,隨年月而變化。好些上一代使用的字詞和片語,現代人已不再使用。因此,當一本新約聖經或整部聖經出版好些年月後,便可能不再為現代用者或讀者所明白,而符合重新翻譯的條件。
  • 有些情況,是由於原來的譯本未達水平(例如不夠準確、清晰,或因宗派背景或理解而出現偏頗)。
  • 有些例子,是某種ISO確認的語言,其本地方言之間在語言學或社會文化上出現差異,以致需要多一個譯本。

05/2021 亞太區

不僅僅是籌募經費:加強亞太地區伙伴合作的活動

在亞洲,一個嶄新而跨機構的經費籌募活動不僅僅為...

Read more

印尼、亞洲

一起閱讀神的話語

PPA的總幹事蘇婉迪(Ayu Suwandi)。 God’s Word – the Sour...

Read more

05/2021 所羅門群島、亞太區

再思顧問工作:疫症大流行提升虚擬審閱速度

撰文:周淑秀 / 從國會大樓眺望霍尼亞拉(Honiara)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