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帶來莫桑比克的合一

莫桑比克的一個少數語言族群開展了聖經翻譯項目,即使還未譯出一句經文,但項目本身已深深影響這個非洲國家的整個地區。

腓比語(Phimbe)是莫桑比克西北部馬拉威亞區(Maravia)的幾種語言之一,使用人口只有一萬四千人。馬拉威亞區南面以贊比西河(Zambezi)為界,北面則與贊比亞(Zambia)彼鄰。區內另一種更普遍的語言是齊切瓦語(Chinyanja或 Chicewa),在附近幾個地區和國家的邊境,也有人使用。

正如其他位處國境邊界的語言族群,一些腓比人在莫桑比克內戰(1977-92)時,逃到贊比亞或馬拉威(Malawi)。腓比人就是在這些年間,透過齊切瓦語首次接觸到聖經。

南非威克理夫翻譯服務部的負責人保羅(Bonifacio Paulo)說:「當內戰結束後,他們帶著福音返回家鄉,但這福音是外語的,而不是他們心底的語言。」

尋找伙伴

三十年後,聖經翻譯終於要在腓比人中間展開。

保羅(Bonifacio Paulo)

2022年5月,在馬拉威亞的村子裏,保羅和他太太布思(Busie) 招聚當地的牧者和教會領袖,一起商討如何為腓比人開展聖經翻譯項目。這是第二次會議,是翻譯員稱為「研究和準備」的階段;這個階段為時大概兩三年,期間要確認族群的需要,並尋找「關鍵的伙伴」。

這個地區的宗派教會一直自主自治,所以保羅也不太清楚他們對翻譯項目會有怎樣的反應。叫他欣喜的,是有來自十個不同宗派的十一個代表出席,其中只有兩人是腓比人,其他都來自別的語言群體。

保羅說:「所以,對於這些外邊的族群領袖和牧者而言,如果沒有腓比人心底語言的聖經,就很難接觸他們。就這樣,這些族群領袖看見為何要翻譯腓比語的聖經。」

在5月的會議上,腓比人表示從來沒有想過他們的語言重要到值得擁有自己的聖經。

保羅說:「他們以為聖經只會譯成一些廣泛溝通用的語言。他們甚至問:聖經怎可能翻譯成一種非書寫的語言?」

面對餘下未有聖經的語言,口述聖經翻譯(Oral Bible Translation)成為一種越發普及的聖經翻譯方式。有鑑於超過九成的腓比人不會閱讀和書寫,伙伴機構決定這個項目的首三年會採取口述聖經翻譯的方式進行。之後,他們會再評估是否要同時翻譯書面的聖經,還是繼續用口述聖經的方式。

保羅說:「最令人鼓舞的,是教會領袖和牧者都認為有翻譯的需要。而且,我們感受到他們在這個溝通和計劃的階段,已非常投入參與。」

他又說,雖然南非威克理夫負責統籌起初的會議,但他們在新語言項目中的角色是服侍教會,不是下達指令。

「我們只是客,他們才是主人。」 

前所未有的合一

會議後,一名牧者跟保羅說:「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他說的是從來沒有見這麼多不同宗教的牧者和教會領袖聚集一起。

保羅說:「似乎所有與會者都感覺到,他們從來沒有如此聚集起來,為一個共同的目標而努力。他們說:『這項目不只是為了翻譯腓比語的聖經,更是使我們團結起來。』」

第二天,這名牧者再致電給保羅,告訴他這群牧者和領袖正一同前往附近的山上去禱告 —— 為翻譯項目,為他們的教會,為他們的生命。

這也是前所未有的事。

保羅說:「我覺得當大家都認真看待這共同的框架,事情就會這樣發生。」他所指的是由幾個聖經翻譯機構共同制定的一套原則。他特別提到其中有關伙伴關係的原則及所促成的影響。

他說:「建立伙伴關係時,我們會先尋找和聯繫教會,然後才找其他教會機構。我說的教會並不是指某個宗派,而是基督的身體。當我們聯繫教會,我們不必等到看見成果 —— 聖經譯本,就已開始看見項目帶來的影響。我們的策略,讓人能在伙伴會議,或語言勘察的階段,就已經看到這件事對個人或社群的正面影響。」

當地的教會伙伴將於今年稍後日子再聚集,一起決定翻譯項目的時間框架,翻譯項目可能在2023年春季展開。

•••

撰文:Jim Killam,威克理夫國際聯會

聯會機構可下載和使用文中圖片。

在社群中的發現

宣教學反思幫助聯會持續模塑自身身份

進深閱讀

從蒙福小群到賜福管子

巴靈聖經成書,成為另一個需要神話語的群體的祝福。

進深閱讀

翻譯聖經之旅

聖經是如何翻譯成另一種語言的?班塔延語(Bantayanon)翻譯團隊與班塔延社區和菲律賓威克理夫合作,講述聖經是如何翻譯的。這次簡介除了展示班塔延語聖經部分譯文外,也解答關於這個事工的部分常見問題。

進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