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症大流行促使顧問工作更具創意

在一些地方,聖經翻譯以往總是個面對面的過程;然而,自從2019冠狀病毒疫症爆發,翻譯員和譯經顧問已改用視像通話來審核譯文。

與此同時,一名國際翻譯領袖在經歷這年的教訓後,甚至在思想顧問工作本身也許要重新檢討。

因著旅遊限制,世界彷彿處於不確定而停滯的狀態中,像喀麥隆聖經翻譯與識字教育會(Cameroonian Association for Bible Translation and Literacy, CABTAL) 這樣的機構,正學習如何在疫症大流行中生活和工作。他們沒多久便發現,視像會議既省時又省錢。

翻譯顧問福索(Ervais Fotso)說:「我很驚訝事情可以這麼順暢,我從來沒有想像過。」他剛利用Google Meet來完成一次經文審閱。

CABTAL的地區語言項目經理阿朱(Franklin Aju)幫忙安排其中一些視像會議。

他說:「開始試用視像會議前,我們派了資訊科技的同事到社區去,在翻譯員的電腦裏安裝需用的程式,並且檢查互聯網和電力等。」

為了善用有限的網絡數據,在審閱經文的會議中,翻譯員和譯經顧問通常會先用視像通話,然後轉為只用語音。

福索說:「我們用語音通話時會談得比較多,而團隊會跟我分享他們的電腦視窗,讓我看見他們在做甚麼。有時,如果連語音通話的信號也不佳時,我們便會用短訊來繼續討論。我們就像面對面會議時一樣認真。我會帶領他們,翻譯員朗讀後,回譯員便會接續。如果有疑問或要關注的地方,我也會提出來,然後一起討論和總結。」

學到的功課

在幾次視像經文審閱後,圖基語(Tuki)翻譯項目的團隊和譯問都發現了一些從未想過的好處。

在喀麥隆,翻譯員杜里沙(Binali Thérèse, 後)、翻譯統籌員科羅科(Emile Koroko, 前)和回譯員羅斯達(Eboti Jean Rostand, 右)在一次視像經文審核會議中一起討論。

福索說:「能夠看到團隊的電腦視窗實在太有趣了。如果我們是坐在一起的,我便不太可能看到他們的電腦畫面。能夠看著他們作出譯文上的改動,我對譯文更有信心。如果改得不好,我可以堅持要他們改。」

他說,團隊也會花點時間來閒聊。「這讓我們的效率提高了。」然而,他仍然建議在團隊和顧問會面時,不論是線上還是實體會議,在審核工作前都先互相認識一下,以免之後因誤會而耽誤進度。

而阿朱則認為他的團隊對資訊科技的知識也增長了。他說,翻譯員和社區領袖都很驚訝,原來在這樣的危機下,科技可以幫上忙。

福索也建議ParaText程式的編寫人員可以加入視像會議的功能,讓團隊可以遙距進行審核。

圖基語的翻譯員說,他們的工作好幾次因停電而中斷。他們又補充,滂沱大雨也會干擾網絡連線,令工作受阻。

重新思考瓶頸位

在世界上另一些地方,由於互聯網較為普及和穩定,因此以往也會利用遙距顧問的模式。然而,一位領袖說,疫症大流行或會導致整個聖經翻譯策略的「重置」。

威克理夫國際聯會的伙伴合作總監哈梅林(Bryan Harmelink)說:「與其單單發掘網上科技能夠再做些甚麼,我們倒不如趁機重新審視『譯經顧問』的整體意義。在譯經過程中,我們所遇到的瓶頸位,也許不是有多少人能當顧問,而是現時以顧問為翻譯素質保證的這個概念。

「也許解決『譯經顧問的問題』,不單在於培訓多些『像我們這樣』的顧問,更是在整個翻譯過程中,發掘能擴闊或建立讓翻譯素質有保證的其他方法。」

他補充說,這樣就可以減少譯經運動對譯經顧問的倚賴,無論是要他們坐飛機四處去,或是遙距地透過Zoom軟件來審核翻譯。

遙距的挑戰

在巴布亞新畿內亞,新冠肺炎並沒有大規模爆發 —— 截至6月16日,當地只有八宗確診,沒有人死亡。巴布亞新畿內亞聖經翻譯會 (Papua New Guinea Bible Translation Association) 的語言項目經理卡蘇卡辛(Duncan Kasokason)說,當地還未使用視像會議來審核經文,但他們曾討論將來的可行性。

他說,巴布亞新畿內亞村落中的網絡訊號不佳,所以,如要引入視像會議,就必須從地區項目中找合適的人前往比較中心的地區。他又指出,國內的每位譯經顧問都有不同的長短,不是每一位都適合或喜歡透過視像會議來審核譯文。

即使如此,他說各團隊仍願意嘗試。

「假如行得通,那就感謝神用新方法行了新事。」

世界少數民族語文研究院拉丁美洲區的顧問諾塞(Nancy Morse)說,遙距審核也帶來新的代禱需要。

她說:「當我們可以面對面工作時,我們只須為團隊和顧問的健康和安全禱告,求神賜下智慧和謹慎仔細的心,求神保守電腦、顯示屏和電力。因為ParaText的檔案可以透過USB在電腦之間傳輸,所以網絡是否連接並不要緊。然而當要遙距工作,那除了以上的禱告事項外,還要加上網絡順暢。要是網絡有問題,顧問審核便要中斷。

「遙距工作教曉我們更刻意、更特定、更頻密地求神保守過程中的每個範疇。」

節省時間和旅程

寶珊是來自新加坡的資深翻譯員兼譯經顧問,曾經在巴布亞新畿內亞和東亞工作,現時在東南亞工作。她原訂4月到東南亞一個國家審核B團隊(化名)的譯文,但新冠疫情改變了她的計劃。

她說:「因著不同原因跟不同的群組透過Zoom會面後,我漸漸明白到可以用同樣的方法來審核B團隊的譯文。」

5月時,他們第一次用視像會議,將身在三個地方的成員聯繫起來,即新加坡、該東南亞國家的首都,和大部分團隊成員與審核人員所在之地。經過幾天的顧問工作後,寶珊認為這次經驗相當不錯。

她說:「有些人以前無法參與審核,今次也能夠在家中舒適地參與。唯一問題是,連線被打雷干擾了。」

如果連線受影響,位於首都的負責人便會將寶珊的話轉告團隊,反之亦然。

還有一些小問題,就是由於只有一部手提電腦,寶珊無法同時看到她的筆記、ParaText和Zoom的畫面。她只好將筆記打印出來,稍後才修改。她試過用手提電話來開Zoom,但螢幕太小以致她無法一次過看到所有人。

然而,她對此仍然樂觀。

她說:「如果顧問的環節可以透過視像會議來舉行,那就能省卻許多交通的時間以及昂貴的機票費用,疫情後機票應該會更昂貴。另一好處是,只要巴布亞新畿內亞的團隊有良好的網絡訊號,我也可以做他們的譯經顧問。我甚至可以擴闊地域,幫助亞太其他地區的團隊。」

展望

回到喀麥隆,金比(Paul Kimbi)談到疫情期間所學習到的一切時,也滿有盼望。金比是聖經翻譯顧問,也是威克理夫國際聯會領導團隊的成員之一。他很明白在偏遠地區不單要面對網絡的限制,也要面對人事的挑戰。

他說:「如果想遙距的顧問審核做得好,那麼顧問便必須熟悉團隊,明白他們所面對困難、他們的強處,以及他們如何溝通,這樣彼此溝通的隔閡便會減小,但這也關乎團隊成員對這事的認識。」

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喀麥隆譯經顧問,最近也第一次用視像會議來審核經文。

他說:「以前到偏遠的地區審核譯文,當要經過一些很爛的路面時,我總會感到很大壓力。為了前往某些社區,我得花上三天時間,到達後要休息一天才能開始工作。完成工作後,我又要用三天時間回家。有了這新科技,太太很高興我可以多留在家,而我也可以減少旅途帶來的疲累。」

「即使疫情過後,我仍會繼續使用這方式。」

 

撰文:Isaac Genna Forchie(喀麥隆)、Jim Killam(美國)
協力:Ling Lam(亞太區)、Gwendolyn Davies (美國)

再思顧問工作:專家探討長期以來的瓶頸問題

甘比(Paul Kimbi)// 2006年,甘比在一個聖經翻譯顧問...

Read more

再思顧問工作:與哈梅林的一席話

哈梅林(Bryan Harmelink)// 哈梅林是威克理夫國際聯會...

Read more

復和的事工

南非最近的經歷為聖經翻譯運動提供指引 從南非警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