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需要遇上熱情

– 超越英語沉浸的體驗

「作為西方的宣教機構,澳洲威克理夫可怎樣幫助Kartidaya呢?」

2012年,在曼谷舉行的一次威克理夫會議期間,博爾曼(Barry Borneman),時任澳洲威克理夫總裁向他的同房馬內斯(Marnix Riupassa),時任Kartidaya的總幹事發出這個問題。他們都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會發展成為一個每年舉辦的英語課程,即使新冠病毒也無法阻止。

源於一份由心而出的熱情

Kartidaya是聯會在印尼的機構,作為其領袖,馬內斯回覆博爾曼說,他的團隊需要更好的英語能力,以配合工作需要 —— 從撰寫電郵與報告,為外籍顧問編排公務行程,以至閱讀英文釋經書等。

對Kartidaya來說,這英語計劃是需要得到回應;對澳洲威克理夫來說,卻是一份由心而出的熱情。博爾曼的太太瑪姬(Marg Borneman)負責帶領這個計劃。她說澳洲威克理夫一向熱衷幫助亞太區內的聖經翻譯機構;而曾經是英語教師,她更清楚知道這個計劃不止於此。

「英語沉浸體驗」(English Immersion Experience, EIE)讓參加者沉浸在英語中 —— 在英語處境裏生活,向以英語為母語的人士學習,藉此改善英語能力。

瑪姬(Marg Borneman,前排左一)與2016 年的EIE學員在袋鼠地合照。
(後排左至右:瓦努阿圖翻譯與識字教育項目[Translation Literacy Programme, TLP]的Pastor Joshua、YMP3的Marcel和TLP的Kalite。前排左至右:瑪姬、GPM的Pastor Ola、Kartidaya 的Isma和澳洲SIL的Raewyn。)
攝影:Rod Jones

 

瑪姬說:「這是個沉浸在英語中的大好機會,參加者透過與其他參加者、威克理夫職員和家舍主人,分享生命及與家庭、工作與信仰相關的故事,以至參與教會的英語班,建立自信。」

計劃自2012年展開,每年都以不同的方式豐富參加者的經驗,例如參與TESOL訓練課程、威克理夫開放日、威克理夫跨文化事工課程,和項目策劃工作坊等。

參加者之間的共同願望

過去多年,已有二十二名不同國家的基督徒工作人員,受惠於這個由澳洲威克理夫在其位於墨爾本巿郊袋鼠地(Kangaroo Ground)總部主辦的計劃。除了印尼,參加者也來自所羅門群島、瓦努瓦圖和東帝汶。

2017年的EIE學員在袋鼠地的課室合照。
(左至右:YPMK Kaleb Yosua的Elsy、TLP的Father Norman、GPM的Pastor Mon和GPM的Ocha。)
攝影:Marg Borneman

這些參加者雖在不同國家肩擔不同的角色,如聖經翻譯員、牧者、「與聖經聯結」工作人員和行政人員等,卻有著同樣的願望,就是看見聖經翻譯成各國人民的心底語言。而這個計劃也是個讓他們經驗彼此文化,從而更深認識對方的機會。

互惠互利

Kartidaya的員工梅納雷(Netty Manalu)在2019年參加EIE。她在袋鼠地時與她的師友博爾曼和瑪姬夫婦住在同一所平房。

梅納雷說:「他們不會說我的語言,這迫使我必須說英語。」雖然很不容易,但她因而學習得很快,「不單只是英語,更是他們[澳洲人]的文化和天氣」。

安東尼士(Karyadi Antonius)現時是Kartidaya的總幹事,在2015年參加EIE。他認為那經驗很有幫助。

他說:「那是改善我的英語能力的好機會。現在我說英語時更有信心,對英語文化也更了解。透過EIE,無論在『課室』內外,我都可以學習英語。

在澳洲威克理夫擔任接待員的基芙(Mary Keef)以師友的身分參與該計劃。

她說:「能認識這些參加者真是有價值又鼓舞。看見他們努力嘗試,渴望學習的心非常好⋯⋯他們獻心予主,委身於聖經翻譯⋯⋯完完全全地奉獻自己。」

當新冠肺炎成了世界的背景圖

自2012年起,瑪姬就希望在參加者回國後,繼續在英語學習上支援他們,但因著其他職務,要實行並不容易,然而機會在2020年終於來臨。

疫症大流行期間,EOE其中一名導師Christine Franklin透過Zoom參與課堂。枱面上的澳洲國旗是她用來代表自己國家的物件。
攝影:Kirk Franklin

因著新冠肺炎在世界各地出現,並且Zoom成為人們日常生活和工作的一部分,瑪姬與她的團隊決定在這年夏天,舉辦歷來第一次虛擬版的EIE —— 英語線上體驗(English Online Experience, EOE)。這個為期六星期的計劃,共有十一名參加者,即一名東帝汶的譯經員,和十名Kartidaya的工作人員。而在七名師友中,五人是澳洲威克理夫的工作人員,一人是澳洲世界少數民族語文研究院(SIL Australia)的人員,一人是澳洲威克理夫的支持者。他們8月起每周見面一次,每次九十分鐘的課堂分成三部分,即大組、小組和個別與師友會面。功課方面,參加者會透過電郵和Whataspp與他們的師友溝通。

好幾名參加者都表示,EOE不只是英語學習,更是「線上英語團契」。課程重要元素之一正是一起培育靈命成長,他們在課堂上反思和討論神的話語,也一同禱告。

對部分參加者來說,EOE的虛擬特質更是特別的祝福。

Kartidaya的錢德拉(Anita Chandra)說:「因著我的財務工作,我不可能離開工作太久去參加英語課程。」不過透過Zoom和WhatsApp, 她即使不離開國家和工作崗位,也可以與她的師友練習英語。

薩維琪(Helene Savage)是澳洲威克理夫人事部助理,正在修讀TESOL的線上課程。EOE 給予她大好機會,觀察該如何帶領課堂,也讓她有機會實習一下。而且,她也很享受與一班印尼同事聚會。

她說:「那甜美的團契是最美好的部分,大家感覺就像個大家庭。六星期完成後,即使較害羞的參加者,說英語時也更有自信、更自然。」

疫症大流行令國際旅遊添上許多限制,親身參與EIE也許不能在短期內發生,然而,不同國家的工作人員要學好英語的需要,與澳洲威克理夫熱心幫助的心,二者結合成推動計劃繼續向前的動力。

瑪姬說:「我們打算給這一批參加者幾個獲取支援的選擇,並且在明年初為另一批參加者開辦第二次EOE。我們期望在機構和個人層面上與他們建立更深的關係。我們更期待觀看在往後日子,除了改善他們的英語外,神還會讓我們結怎樣的果子。

撰文:Ling Lam

再思顧問工作:專家探討長期以來的瓶頸問題

甘比(Paul Kimbi)// 2006年,甘比在一個聖經翻譯顧問...

Read more

再思顧問工作:與哈梅林的一席話

哈梅林(Bryan Harmelink)// 哈梅林是威克理夫國際聯會...

Read more

復和的事工

南非最近的經歷為聖經翻譯運動提供指引 從南非警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