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整本聖經的漫長旅途

撰文:肯尼亞族人的一位朋友

試想,整本聖經裏只有新約已翻譯成你的語言,奈何卻是另一個村莊的方言。又試想,你坐在教堂裏聽牧師宣講詩篇。他翻開聖經後用印尼語宣讀,之後再即場翻譯成你的語言。有些句子,他譯得結結巴巴,有些詞彙猶猶豫豫,但他總算盡力解釋了當中的信息。

對砂拉越的肯尼亞巴登人(Kenyah Badeng)來說,他們不必想像,因為這是他們的實況。你可能會說:「這不是問題,這群人懂得馬拉文或印尼文,甚至通曉英文,他們大可閱讀這些語文的聖經。」

那麼,就讓我帶你去一趟肯尼亞族的村莊,參加他們的教會崇拜,之後再一起團契,跟婦女在廚房做飯,或是跟村民聊聊耕種,聽聽那些媽媽吩咐孩子幫忙拿東西……你會發現,他們說的都是肯尼亞語。

如今肯尼亞的新約聖經已停印,很難再買到。肯尼亞新約聖經的翻譯於1970年代由一名澳洲宣教士Ray Cunningham促導完成,Pendita Tagang是他的當地名字。

上世紀90年代,幾名肯尼亞牧者決定翻譯舊約。他們成立了一個委員會,委員把舊約書卷分配給各牧者翻譯。因為他們大都在砂拉越內陸沒有電力供應的地區牧會,所以委員也同時給他們紙張、鉛筆和蠟燭。之後他們回到自己的村莊,但委員會並沒有收到任何的翻譯。有些牧者可能完成了翻譯,卻沒有機會出城去交給他們;有些可能因著天氣或叢林的環境丟失了譯本;也有些負責翻譯難度較高的書卷,不知從何入手。

其中一名牧者Uchat,被分配翻譯一卷書後,意識到自己其實不知道怎麼翻譯。數年後,他獲邀成為肯尼亞語舊約的翻譯員。往後十多年,Uchat牧師成為唯一的翻譯員。雖然過後,有Egau牧師加入,但這項目最終還是在2019年停止了。後來,Uchat牧師加入馬來西亞威克理夫。而在美里(Miri)的婆羅洲基督教會東姑花園肯尼亞堂也跟馬來西亞威克理夫成為伙伴,一起重啟這項目,以完成剩餘的二十一卷舊約書卷。

其實,婆羅洲基督教會東姑花園肯尼亞堂可說是因為該翻譯事工而建立的。一開始,只有幾個肯尼亞人於逢主日聚在翻譯辦公室一起敬拜,後來,這聚集逐漸發展成為一間擁有自己建築物的教堂。教會支付辦公室的租金、水電費和互聯網費用,如今則負責管理這個項目。

2021年7月1日,團隊重新開始翻譯。當時,Uchat牧師在家工作,而Timothy(馬來西亞威克理夫成員)卻無法前往砂拉越與他共事,所以他們每天通電二至三個小時審核以賽亞書,討論關鍵詞、概念、解經甚至格式。他們一節一節地審核,直到完成全部六十六章(一千二百九十二節)。在以賽亞書審核期間,神回應了團隊的禱告,Cikgu Neilson 加入了該團隊。到9月,又有來自印尼的一名顧問透過 Zoom 進行以賽亞書的顧問審核。

首次審核後,團隊與另一名顧問Nell一起審核了歷代誌下,也是透過Zoom完成。團隊計劃從2022年開始,每年與顧問進行至少四次審核。

在疫情前,每當翻譯團隊前往內陸村莊進行顧問審核時,他們總會趁機與教會分享翻譯進度,同時收集村民對翻譯的意見和反饋。肯尼亞村莊分散在烏魯巴蘭地區,主要路線都是河流和伐木道路,通訊欠佳。因此,要把譯好的聖經分發給村民並不容易。

然而,每當翻譯團隊進入村莊時,那裏的人都會輪流幫忙審閱。他們會閱讀部分的肯尼亞語舊約經文,團隊經常聽到以下的評語:
「噢,我從來不知道到這就是故事的真正意思。」
「我一生中從來沒有讀過這麼多聖經。」
「這很像聖經研讀,我對神有了更深的認識。」
「你甚麼時候再來?希望你能安排我們在你的行程裏。」

團隊成員又常常獲邀在教會主日崇拜中講道。有一次,一名團員按著他們當時在審閱的列王紀上,宣講信息。一名協助審核的人走去跟他說:「之前我不知道神期望領袖誠實。讀了列王紀上後,才明白身為領袖應該怎麼做,怎麼行事為人。」

在最近一次審核中,一名牧者表示:「我之前用馬拉文和印尼文讀過那段(賽10:15)多次,但現在用肯尼亞語讀,才真的明白,那含義清楚得多了!」

認識那些前來幫助審核譯文的人,是十分有意思的事。協助審核的人往往按照牧師安排,輪值表來幫忙。有趣的是,每當他們審核了一兩次後,即使不在輪值表裏,但仍然會來。問他們為甚麼,一名女士回答說: 「我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聖經。之前我聯想不到聖經人物和我的生活有何直接關係。讀了肯尼亞語聖經後,我才發現那些人跟我一樣。同時我更了解神,更了解祂做事的方式和原因。」

鄰村的一名男子則說:「閱讀舊約不僅困難,而且非常無聊。但是當我們像這樣聚在一起用肯尼亞語閱讀時,一切不但變得非常有趣,而且我們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審核結束時,人們最常問的是:「你甚麼時候可以翻譯完?我們甚麼時候能擁有整本聖經?」

截止2021年年底,有十九卷書尚待翻譯團隊完成。譯文仍是初稿,翻譯團隊需要覆核:

  • 準確性:譯文的釋義是否準確?能否準確傳達經文的意思?
  • 清晰度:讀者能夠明白嗎?會否有誤解?有沒有任何多餘的資料或隱含的意思?
  • 自然度:是否與肯尼亞人平日說話的語氣相似?
  • 接受程度:肯尼亞人會否接受譯文?

在翻譯過程中需要進行不同層面的覆核,每次覆核工作均需要人進行,因此需要龐大的翻譯團隊,以確保各類覆核工作妥善進行。

要找一個即會說馬拉語或印尼語,又熟悉舊約翻譯工作的顧問並不容易。再加上需要審核的書卷大多屬於詩歌或預言類的,可以說是難上加難。讚美神,祂帶領了Joseph牧師、Ibu Yunita、Pak Bob、Ibu Daphne 和Nell加入成為今年和明年的顧問。顧問審核是一系列審核的最後一關,顧問將決定譯本是否可以出版。

團隊正在朝著目標方向努力,希望能在2026年6月20日前翻譯好所有書卷。求神興起工人。請為籌款工作代禱:教會會負責為前線工作籌款,而威克理夫則負責為設備、交通費等籌款。為團隊工作順利並能準確翻譯代禱。祈求肯尼亞人能夠獲得祂的話語,並在祂的話語中成長,與祂同行。

改編自的文章,蒙允許使用。

在社群中的發現

美國商人兼作家柯維(Stephen R. Cove)說過:「如果梯...

進深閱讀

08/2022 菲律賓

從蒙福小群到賜福管子

在菲律賓山區省,巴靈人(Barlig)在翻譯工作進行近...

進深閱讀

08/2022 菲律賓

翻譯聖經之旅

翻譯聖經之旅選自威克理夫國際聯會的Vimeo. 聖經是...

進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