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顧問工作:與哈梅林的一席話

哈梅林(Bryan Harmelink)//

哈梅林是威克理夫國際聯會的合作總監。我們與他談論聖經翻譯顧問工作 在實踐和想法上的轉變。

 

你有份參與以多元機構方法來再思聖經翻譯顧問工作。是甚麼 促成這件事的?

在多元處境下工作,驅使我們重新思考我們對顧問需求的認知、顧問工作的實際過程,以及顧問應給予怎樣的意見。

這樣的再思有甚麼好處?

很多受訓中的顧問具備豐富的經驗。他們有些是已經完成自己的語言的新約聖經,甚至更多經卷的主要翻譯員。然而,由於獲得顧問資格的準則,大都基於學術訓練,故此他們獲准的過程非常緩慢。如果將焦點轉移到人的能力上 —— 這個人能表現自己可以做甚麼 —— 那麼,我認為會很有幫助,因為它有助辨識一些人在翻譯上豐富的經驗,進而貢獻在顧問過程中。

如果說顧問工作以過都是採取一種「一體適用」的手法,這說法恰當嗎?還是過度簡化了?

一旦我們這樣說,人們便會以反例推倒。然而話雖如此,以往的培訓和準備真的相當一體適用,它假設顧問知道怎樣適應當地情況並合宜地工作。我們有種傳統,相信某翻譯風格 —— 很多人稱之為意譯 —— 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最好的翻譯。嗯,真是這樣? 如果你來到一個社區或一個地區,那裏深受一個相當禮儀而傳統的教會宗派的影響,那麼我認為顧問就必須注意,好的,顧問本身可能以意譯為首選,但他們得協商一下,因為人們會用的翻譯才是最好的翻譯。

這事已經討論多時,但我不認為它是我們所說的顧問的正常做法,作為培訓的一部分,受訓以評估不同風格的翻譯對不同教會的好處。……我想起我聽過有些顧問說:「好的,我們不得不放棄我們所知道的最佳翻譯風格,因為我們發現教會是不會接受的。」因此,這種認為「這是最好的翻譯」的意識,是存在的,在試圖說服別人接受這種翻譯後,顧問勉強地屈服了。正如我所說,我們應該預早醒覺,人們對聖經有不同的神學觀和教會觀,人們會用的翻譯才是最好的翻譯。

我聽你這麼說,就是從家長式心態轉變為伙伴式心態,正確嗎?

從某種意義上說,是較多看顧問為同行的人。這不是在每種情況下都可行的,但這情況在翻譯主要由本地人推展的地方,正在增長。有些機構想進行更多的本地項目,但因他們已習慣外來決策、外來指引、外來顧問的模式,而沒有感到真正的自由去。

顧問如何作教練或導師,成為可傾談的伙伴?

我可以想像一個坐滿了宗派領袖的房間,他們請人來幫助他們思考,如果他們想開展翻譯項目,要考慮甚麼。於是那人會說類似的話:「你說你想這樣做嗎?你有沒有考慮其他可能性?」從某種意義上說比較像教練或導師。因為我想我們正處於全球教會的時代,所以這種合作式對話,並肩同行的角色,是合宜的。這並不是說我們不應該培訓顧問,以便仍然有顧問為許多仍需這種支援或意見的項目,以標準方式發揮作用。然而我認為,即使是這樣,這也是想法的轉變。顧問的目標是提升本地能力,即使看來很少,也可以在過程中的各個部分進行。

我並不是叫顧問突然對他那個已經習慣單向互動的團隊說:「噢,從今天起,你們來代替我做這個。」而是顧問在培訓和能力建立的過程中,一點一點地這樣做,以協助翻譯團隊 —— 從某種意義上說,與其為他們面對的某些問題提供所需的詮釋見解,不如幫助他們發現方法,解決在翻譯中遇到的那些問題。

我想像這對於從事顧問工作多年的人來說是個挑戰 ,因為突然間,你在談論一種很不一樣的技能。你會認為這是一場掙扎嗎?我並不是從負面角度說,但事實上,這對人們來說實在是不同的。

這個進行中的跨機構討論由世界少數民族語文研究院(SIL)帶領,關乎一種SIL稱為以能力為本的認證方法,適用於所有顧問。……討論的其中一部分是確認軟技能是最重要的。對,翻譯顧問具備聖經語言和文化的專業知識,以及若干的釋經知識,這些都是人們假設為翻譯顧問的一部分。然而,人們也愈來愈醒覺到須要注意溝通、人際關係以及教練技巧等能力的發展,因為許多時候,這些能力都有如潤滑劑,幫助車輪保持轉動。你可以擁有出色的學術專業,但如果缺乏人際交往的能力,那麼在顧問關係中想得到任何成果,都會更困難。

我理解得正確嗎,那麼,這是一個雙管齊下的方式,我們再培訓現役的顧問,包括西方的顧問,但是機構也在物色和任命當地人擔任某些角色?

對。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否也這樣說,然而,有一件事我已說過多次,我們不必太多談論顧問有多專業,反而要著眼顧問工作的過程。把顧問工作的過程分拆成多個部分,加強進行中的翻譯。我想,當你以這種方式進行分拆時,你會開始發現,在顧問工作過程中,其他人確實可以參與,可以貢獻的。

我知道在印度和其他幾個地方,已有一些實驗……在一個地方,印度的教會協會任命了幾個人去評估翻譯素質,並有兩三名顧問與他們合作。因此,經驗豐富並訓練有素的顧問並不是直接參與團隊工作的實際顧問,而是協助或指導,以培育當地教會所委派的人員的能力,實際開展顧問工作。從某意義上說,這使久經訓練的顧問的工作果效,透過當地教會中合資格做這方面工作的人員,大大增加,即使後者沒有顧問的銜頭,或沒有經過成為顧問的全面培訓。然而,他們完全有能力擔起顧問工作的部分程序。

對於你和其他嘗試解決這個瓶頸問題的人來說,這一定很令人興奮。

希望這些情況會增加。這是想水火戈上的轉變。……我認為絕對有必要至少的提醒顧問,這實際上是人際關係,是軟技能。我記得許多年前在秘魯一個工作坊上第一次擔任顧問的經歷,那使我們深深相信,顧問工作的基礎是信任。這不是你的技能,而是建立信任的關係。因此,這想法其實已有很長時間。不過,由於我們傾向想加速,想在顧問工作過程中提供更多可衡量進度的數字,故此我認為有時會很容易著重了每天或每周要處理的任務和經文的數量,而忽略了方法。因此,這提醒我們,沒有,沒有人想翻譯停止,但也許要與隊員聊天十五分鐘,談談他們的家人,他們的動物或農作物,或者任何處境,這都是關係的一部分。

在疫症大流行期間召開更多的虛擬會議,肯定是項特殊挑戰。

Zoom這類虛擬會議強推一種「一步到位」的方式。要好好記住,抗拒這方式。抗拒那種「我有一個小時,所以我要用盡每一分鐘來工作」的想法。我知道顧問正在抗拒這想法。他們善用科技,但我認為有這種趨勢,而主流以外的對話更難存在。

我最後的一個問題是,在再思顧問工作的過程中,神給予你怎麼的教導?

這對我來說是很好的提醒,就是這些人際交往能力位列榜首。有機會跟那些我認為非常傳統的人好好交談。出於充分理由,他們非常關心翻譯的素質。那總是像交涉一樣,為要幫助他們明白我也關注素質,只是素質的定義可能比傳統上使用的一些標準廣泛得多。因此,能夠以尊重的方式與持不同意見的人互動,我想這對我來說是一趟美好的旅程。

•••

撰文:Jim Killam,威克理夫國際聯會

相關故事:進深閱讀全球如何邁向以能力為本的顧問工作。

聯會機構可下載文中圖片

 

不僅僅是籌募經費:加強亞太地區伙伴合作的活動

在亞洲,一個嶄新而跨機構的經費籌募活動不僅僅為...

Read more

一起閱讀神的話語

PPA的總幹事蘇婉迪(Ayu Suwandi)。 God’s Word – the Sour...

Read more

再思顧問工作:疫症大流行提升虚擬審閱速度

撰文:周淑秀 / 從國會大樓眺望霍尼亞拉(Honiara)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