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顧問工作:專家探討長期以來的瓶頸問題

甘比(Paul Kimbi)//

2006年,甘比在一個聖經翻譯顧問訓練活動中,認識了一位喀麥隆同鄉。

他回憶說:「這位先生很在行,在翻譯上他巨細無遺,比我做得更好。」

他們之間的分別在於 —— 甘比擁有碩士學位,而這位朋友只有學士學位。

甘比在2008年獲委任為翻譯顧問,今天他是威克理夫非洲地區的翻譯統籌主任,同時擔任聯會的聖經翻譯項目顧問。而他的朋友一直從事聖經翻譯工作,在2010年翻譯了一部新約聖經,終於在2020年獲委任為全職顧問。

甘比說:「我得承認當我核對新約聖經的譯文時,很多時候都是憑藉經驗,而不是課堂上學到的理論,這說明經驗對顧問的重要性。」

他們二人的發展路徑說明聖經翻譯運動的一個難題:你會委任一個經驗豐富,認真可靠,卻沒有所需學歷的人成為全職顧問嗎?而當普遍認為聖經翻譯的瓶頸問題是缺乏獲認證的顧問時,該怎樣做?

惟有變通。

 

以能力為本的認證

世界少數民族語文研究院(SIL)一直以來為翻譯顧問提供認證服務,現正協助多個機構邁向以能力為本的認證標準。

SIL國際語言服務訓練總監洛廸妮(Bibi Nédellec)表示,類似甘比描述的情況愈來愈多,說明這方面的需要明顯。

她說:「我曾經和具備十至十五年翻譯經驗的人在翻譯項目中合作。他們經驗豐富,可幫助核對聖經的譯本,但他們未具備成為顧問的一些特別條件。」

幾年前,SIL與其他機構著手探索新的方向。假如,一名具備十五年經驗的工作人員快將退休,但仍然可以繼續工作八至十年;那要求他完成一個長五年的課程,又有何意義?可否基於多個機構同意的起碼條件,給他認證?

過去多年,有關翻譯顧問及其他範疇的能力檢測標準,已經制定。SIL的策略顧問馬克(化名)說:「重點是究竟這人能否勝任?翻譯顧問對聖經和聖經語言須有深入的認識,這可以從學術課程或是由其他方式而獲得,但問題是他對聖經的語言和背景的認識,是否足以做好釋經工作。這計劃衡量你的能力,並建議裝備向前的方法。」

現時的挑戰是怎樣為多個機構制訂一個制度,作出跟進,達至認證的目的。洛廸妮和她的團隊在過去十一個月為能力為本的認證制度開始撰寫電腦程式。5月起會開始一項試驗計劃測試新的軟件。有份參與的六個機構包括:種子公司(Seed Company)﹑先鋒聖經翻譯會(Pioneer Bible Translators)﹑巴西的ALEM﹑聽信真道(Faith Comes by Hearing)﹑威克理夫國際聯會和SIL。

上述機構期望新制度能使認證過程更透明,適用於全球。

 

哈梅林(Bryan Harmelink,右)與威克理夫國際聯會執行總幹事高爾澤(Stephen Coertze)。

每個項目不盡相同

聯會的合作總監哈梅林(Bryan Harmelink)曾就顧問工作可如何發展,以及它在不同項目中可能有的不同角色等,與多個機構討論。在多個個案中,除了有熟練的翻譯員缺乏顧問一般所需的學歷外,哈梅林還注意到有些翻譯團隊的教育水平,比顧問還要高。

另一方面,全球聖經翻譯運動中,愈來愈多工作由教會主導。例如,一所在馬達加斯加的教會打算為其種族多元化的龐大信眾中,進行二十三種語言的翻譯。教會已開始頭幾個項目,每種語言都有大批志願翻譯者組成的團隊,參與翻譯,當中有大學生,也有受過訓練的翻譯員。

哈梅林說:「在這情況下,翻譯由教會主導,由教會帶領截然不同的團隊進行,我認為在這背景下,應該重塑顧問的角色。在非洲和亞洲都有不少這樣的情況。」

全球教會在變,每個項目所涉及的人和處境也不相同。很多時候,顧問儼如一個翻譯圑隊的步驟而非一個外人。

甘比說:「我認為把確保譯文凖確和查證翻譯來源的責任都落在一個人身上,並不健康。如果你看看在成為顧問的過程中所要求的技能清單,就會看見有語言學、翻譯理論、聖經語言的知識,及語言科技的技能等,多不勝數。」

以能力為本的認證制度的另一個好處是:當學歷文憑不再是委任顧問的主要考慮時,很多人便可以發揮所長。

 

改為本地認證

疫情肆虐也加快了這方面的發展,因很多機構意識到,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不能出行前來幫忙,但只要加點創意,他們是可以填補這空缺的。因此很多項目委任本地人為顧問,而無須等待外面的伙伴機構派員協助。

甘比說:「對於很多聯會機構來說,這是很新鮮的經驗。以往他們總會等候SIL委派顧問⋯⋯所以我們開始了一個程序,讓人能按部就班發展成為顧問,獲得認證,不過我們讓非洲的聯會機構仍有委任顧問的最終責任。」

洛廸妮表示:「我們需要透明度。舉例說在新制度下,非洲一個威克理夫機構按計劃委任了一名翻譯顧問,然而委任是由伙伴機構作出的,而不是SIL。」

上述多個機構的籌備小組最初提議,顧問須由機構的監督部分委任,而不是會長或總幹事;但沒多久經反思後,這想法就改變了,因為董事會往往與機構的日常運作分開。

甘比說:「因此必需成立顧問發展委員會。」喀麥隆的聯會機構CABTAL已經付諸實行。

他說: 「首先要界定何謂具潛質的顧問,他們應有怎樣的素質。他們應該曾經以義工或其他身分參與聖經翻譯事工有幾年時間,最少有高中程度。委員會已訂立其他協助他們的指引。」

物色到人選後,委員會便會委派一名導師每年評核他們的發展進度和潛力,並向委員會報告。最後可以向委員會推薦一名候選人為顧問。

在這試驗計劃下,過去幾年間,CABTAL的顧問數目已由四名增至十五名(包括多個範疇,不只翻譯)。甘比明白,並非所有在非洲的聖經翻譯機構都擁有像CABTAL或BTL(肯尼亞)的資源,但可否設立以地區或大陸為服務範圍的認證制度?例如一個較小的機構向一個較大的機構推薦一名本地顧問以取得認證,可行嗎?BTL現時已有為在其他機構工作的顧問認證。

甘比說:「新制度運作良好,適切所需,我相信我們已堵住一個缺口,以往因顧問不足而出現瓶頸,令工作暫停的問題已經解決。」

他又說:「經驗很重要。CABTAL表示,任何人如擁有學士學位,加上八年以上的翻譯經驗,便可擔任顧問。在其他地方,顧問的角色較為呆板,一定是碩士才合資格,這是舊模式⋯⋯過於著重學術資歷。」

 

甘比(Paul Kimbi)

過渡期的挑戰

還有翻譯項目擁有權這個敏感的問題。

甘比表示:「我恐怕還有些控制的手段存在。有些人可能不想放開控制權。即使現在,我仍然感受得到。即使我在這裏的兄弟,我們已投入這過渡期,他們對新制度仍不易接受。對一直以來掌權並跟隨舊模式辦事的西方人來說,要接受這些改變也不容易。」

「聯會認為聖經翻譯是宣教工作,這是神和神的使命,祂使用教會。無論我們做甚麼,我們都要認清或容許教會參與其中。」

最後,甘比說,要考慮的還有簡單的數字和人的壽數。假設一個人在取得碩士或博士學位後還須花十年時間才能成為翻譯顧問,他可能已四五十歲。然而喀麥隆及鄰近國家人民的預期壽命,不足六十。

「所以當我們建立、培育、挽留顧問人才時,要考慮這些變數。」

•••

撰文:Jim Killam,威克理夫國際聯會

相關故事:在一次較長的訪問中,哈梅林談顧問工作在實踐和想法上的轉變。

聯會機構可下載文中圖片

 

不僅僅是籌募經費:加強亞太地區伙伴合作的活動

在亞洲,一個嶄新而跨機構的經費籌募活動不僅僅為...

Read more

一起閱讀神的話語

PPA的總幹事蘇婉迪(Ayu Suwandi)。 God’s Word – the Sour...

Read more

再思顧問工作:疫症大流行提升虚擬審閱速度

撰文:周淑秀 / 從國會大樓眺望霍尼亞拉(Honiara)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