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為門徒訓練帶來的助力與阻力

試想像有個經文互動工具,能用多種語言快而準的回答任何聖經問題,並指向資源。

GPT(generative pretrained transformer,生成式預訓練轉換器)靠著龐大的信息數據庫,能按照用戶輸入的提示,生成文字、圖像、代碼等。擁有基本知識的GPT已經可以根據互聯網上的資訊,回答有關聖經的問題。而特別為聖經而設的GPT,目前也在開發中。.

這一切卻引發好些危險信號。假如用戶問了個糟透的問題,那怎麼辦?(例如『利未記如何描述人工智能呢?』)又或者,問題沒錯,但GPT接收了含有嚴重神學錯誤的數據,那怎麼辦?

Adam Graber

在最近的全球使命人工智能峰會(Missional AI Summit)上,數碼神學(digital theology)顧問兼Device & Virtue播客聯合主持人格雷伯(Adam Graber),努力處理了這些問題。首先,他轉述賴特(N.T. Wright)的話,就是人為甚麼要與聖經聯結:與神連結並讓祂的話語滲透我們的整個生命。為教會在世上的外展使命,做好內在的準備。

他說,如果設計和使用得當,聖經GPT可以在這過程中發揮重大作用 —— 但使用不當則不然。

格雷伯說:「是神先說話,而非互聯網或我們。我們的工作是用神的話語餵養人,並由此靈糧支取力量,履踐使命。」

他舉例說,聖經GPT用戶可能會問:「約翰福音第5章這段經文要我努力處理哪些問題或議題?」

格雷伯說:「它讓我繼續與聖經聯結,而不是要取代聖經。它使GPT維持在補助的角色,而不是代替品。」
他說,開發人員須配合這做法來開發
「我認為我們必須保持我們的系統配合與聖經聯結的目的。聖經GPT不會達到開發人員的意圖,卻會依從用戶的習慣。作為開發人員,我們要問,系統設定期望用戶與聖經還是與 GPT聯結?系統是否鼓勵人與神連結並作信仰反思?系統是否使用戶更容易愛神並得到祂的話語餵養?我們如何跟與神連結的目標保持一致,生命因這種互動而轉變,並為宣教使命作好準備?」

這不僅僅是用Google搜尋聖經問題答案的人工智能超級版。格雷伯認為,這種做法會抑壓靈命成長。聖經知識雖然是有價值的,但單憑知識不一定能使人與神連結。

他說:「它無法讓我們消化經文,與神連結,生命未能因那樣的互動而轉變,也未能為宣教使命作好準備。」

要選取甚麼,撇棄甚麼?

聖經GPT開發人員面臨的一個關鍵問題是:哪些聖經資源著作當放進數據庫?哪些當撇棄,原因何在?如何處理宗派差異?如何確保來自不同文化的各樣基督教聲音都歸納其中?

格雷伯說:「誰在數據庫中擁有愈多的內容,誰的知名度就愈高。多產的衛理公會相比安靜的門諾派,會有更高的知名度。聲音最響的傳統會把一般宗派拉向自己的一方。這已成為一場人氣競賽。」

格雷伯的信息與其說是具體的解決方案,不如說是鼓勵人工智能開發人員積極思考解決方案 —— 否則,世界各地的教會可能都要承擔後果。

他說:「但如果我們對如何開發聖經GPT保持清醒的頭腦和認真的態度,我認為潛在的機會是不可思議的。我相信,最好的聖經GPT能夠鼓勵基督徒,使他們與神連結,生命轉化,並裝備他們完成宣教使命的。」」

 

撰文:Jim Killam,威克理夫國際聯會

延伸閱讀

  • 大主題 :「全球使命人工智能峰會」(Global Missional AI Summit)重點講述相關發展的未來和現況。
  • 「史普尼克時刻」 :一名專家表示,ChatGPT 的發佈代表著科技的「史普尼克時刻」,和教會不應錯過的機會。

 

述說聖經的故事

一個博物館竟然是威克理夫國際聯會的機構之一,或會令人驚訝,為此,聖經嗎哪博物館(Maná Museum of the Bible)的領袖分享說,博物館的熱忱是啟發人探索聖經、聖經歷史和聖經神學。

進深閱讀

從舊約聖經的角度看神

在2009年順利完成自己語言的新約聖經後,基納賴亞人(Kinaray-a)與菲律賓聖經翻譯會合作翻譯舊約聖經,一起進深地認識神。

進深閱讀

CABTAL 如何在飽受暴力蹂躪的地區完成九個新約譯本

自2017年起,喀麥隆部分地區的翻譯工作因著一場迄今已造成大約六千人死亡的社會政治危機,幾乎陷於停頓。然而,即使在逃命期間,翻譯員仍繼續翻譯其語言的聖經初稿。

進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