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普尼克時刻」

2022年11月,人工智能工具ChatGPT開放予公眾使用。奧羅爾羅伯茨大學(Oral Roberts University)資深數學教授朗安德魯(Andrew Lang)形容,這是人工智能的「史普尼克時刻」,因為它在大型科技公司和開源開發者社群間掀起了一場競賽。(ChatGPT 和如今的GPT-4由 OpenAI推出,OpenAI的宗旨是『確保通用人工智能令人類受益』。GPT的全寫是generative pretrained transformer〔生成式預訓練轉換器〕——這個名詞對一般大眾仍然較為陌生。)

Andrew Lang

像Google這樣的搜尋引擎在查找資料方面很方便,但GPT卻能按照所查找到的資料,創建內容。GPT靠著背後龐大的資料數據庫,可以按著用家輸入的指令,生成相應的文字、圖像、編碼等。它能學習預測某些字詞或序列出現的概率,一邊運作一邊改進。

大型科技公司研發人工智能,最基本的目的就是營利,但政府可能有其他目標。朗安德魯說,例如中國政府已告知開發者,中國的人工智能系統必須建基於社會主義的基礎上。不論動機為何,人工智能系統都會因著數據庫的資料而有偏見。

朗安德魯告訴大家,基督徒也不能置身於這些議題之外。

「教會已經錯失了好些機會,未能在某些議題上發聲和領導社會。目前面對人工智能,我們也面臨同樣危機。⋯⋯科技公司並不會製造一些沒有偏見、配合基督徒價值觀的產物。⋯⋯誰會帶領有關人工智能道德倫理的思想討論?我認為應該是我們。」

沒有遺漏任何語言?

SIL的懷特納克(Dan Whitenack)說,根據數據,世界上只有33語言是「蓬勃」發展的。這就是說,人工智能提供的翻譯協助(例如ChatGPT、Google翻譯或Amazon Alexa),只限於那些最常用的語言。而且,目前要在非英語或非拉丁字母的語言發展或使用人工智能工具,更是特別困難和昂貴。

然後,他展示出目前的ProgressBible數據,共有1,544種語言仍未有母語聖經,需要展開聖經翻譯工作。

懷特納克跟會眾分享說:「這些剩下的語言因著沒有納入現代的人工智能系統,將會進一步被邊緣化。你們大家都在挑戰那樣的結果,因為你們也不認為某些語言應該被人工智能和自然語言處理 (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系統邊緣化。我們都希望能為聖經翻譯的緣故,革新人工智能和自然語言處理。我們希望能讓人在網上運用聖經,不論他們說的是甚麼語言。以往學術界和大型科技公司在做的那一套,你們正是要在這裏帶來創新。」

徹底的慷慨

這星期的講員中,有好幾位都提到需要更廣泛取得那些已發佈的資源。

美國威克理夫總幹事切斯納特(John Chesnut)在開幕致辭時說:「以往這種創新,通常只在個別的機構或公司裏發生。但我相信神正在拆除這樣的牆⋯⋯你們主要的身分並不是某機構的標誌。你們是神的兒女⋯⋯而祂邀請你們一起同工。」

Biblica的芬澤爾(Mark Finzel)提出,如果已經翻譯的聖經和資源可以在知識共享許可協議(Creative Commons licensing)下開放,或許可以開發一些新的可能。

他說:「我向在座各位發出挑戰,如果你們擁有許可材料或版權材料,即管求問神,看看若開放材料,神會為你們打開怎樣的門。⋯⋯神的話語白白地賜給我們,我們也想白白地讓人得著。」

 

撰文:Jim Killam,威克理夫國際聯會

延伸閱讀

述說聖經的故事

一個博物館竟然是威克理夫國際聯會的機構之一,或會令人驚訝,為此,聖經嗎哪博物館(Maná Museum of the Bible)的領袖分享說,博物館的熱忱是啟發人探索聖經、聖經歷史和聖經神學。

進深閱讀

從舊約聖經的角度看神

在2009年順利完成自己語言的新約聖經後,基納賴亞人(Kinaray-a)與菲律賓聖經翻譯會合作翻譯舊約聖經,一起進深地認識神。

進深閱讀

CABTAL 如何在飽受暴力蹂躪的地區完成九個新約譯本

自2017年起,喀麥隆部分地區的翻譯工作因著一場迄今已造成大約六千人死亡的社會政治危機,幾乎陷於停頓。然而,即使在逃命期間,翻譯員仍繼續翻譯其語言的聖經初稿。

進深閱讀